琉光

你好啊,这里琉光,纯粹的BG党,乙女党,咸鱼一条,请勿ky喔

?????几个意思??我明明至头至尾都是咕哒子为什么魁扎尔的回想里是咕哒夫???感觉受到官方歧视

1月1的时候立下了flag

现在半年不到收获了一堆的欠债

阴阳师:琉璃,日常(最大量)

恋与:许墨甜饼两篇,周棋洛甜饼一篇

FGO :(没有参加活动单纯抽卡的)新宿的Archer先生

冲田总司小姐

土方岁三先生(刚抽到的)

科科哒

做人不能太铁齿

(单方面)吵架/生气


没法画下去了……_(:з」∠)_我需要超级简单的ps入门教程,能告诉我头发笔刷啊快速选区啊之类的

最近疯狂喜欢杰园,不吃的小伙伴请屏蔽我或者屏蔽杰园的tag,造成困扰很抱歉_(:з)∠)_(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荒座】傻白甜日记4

#这篇发完又没存稿了#

#琉璃皮皮担当和助攻担当,真的,请不要讨厌她_(:з」∠)_#

#下一次更新又是遥遥无期(被打)#

—·—··—·—

《平行四界》4


人生大起大落不过如此。

荒愣愣地跟着老师走在潮湿的走廊上,脑袋一片空白,到现在还没回过味来。

女的……

脑袋里那个女生恶劣的笑还在晃来晃去,每跳一次,就撩拨得脑壳疼一次。

他的脑袋里有些混乱,但梳理开来全是骂人不带脏话的句子。

……好好一个女生,穿得这么像一个男孩干什么呢!

终于总结了这么一句吐槽出来的时候,老师停下脚步,站在了一间教室门口。

荒回过神,下意识抬头看向门牌。

二年3班。

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跟着老师进入班级,站在讲台上一览底下人的时候,却看到座敷正在教室左边中间的位置坐着,坐姿端正而乖巧,眉头却微皱着看着他。

荒心中一喜,想着自己的预感居然也有没成真的时候,一转眼却看到旁边组最后桌那个叫琉璃的女孩子坐在那里,托腮看着他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他被她看得毛都炸了,当即装作没看到,转头开始应付起自我介绍。

话不多,就三个字,我叫荒。

说话的时候神色冷漠。

老师突然觉得,未来这个班会不太好带。

一想成谶。

 

教室五个组,荒的座位被安排在第三组最后一桌,而座敷在第三组第四桌,距离可以说不远,但也不近。

荒有点不甘心,但也没办法,只能在座位上坐好,乖乖听课。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荒跑到座敷座位旁边:“座敷。”

“嗯?”座敷下意识应了一声,反应过来后转过头:“什么事?”

荒一脸低眉顺眼:“没什么,就是班里我只认识你,所以——”

“所以什么?”一双手突然伸出来,环住座敷的肩膀将她抱在怀里;琉璃下巴抵在座敷头上,在她的抗议声中懒懒散散地笑着看着荒:“你想做什么呢?小哥?”

荒被琉璃那双黑黝黝的眼睛看得烦躁不已,但想着这家伙是座敷的朋友又忍了下来,只看着座敷说:“让我和你呆一起行吗?拜托了?”

他的表情太诚恳了,诚恳中还有着浓厚的请求,配上那双大眼睛,看着可怜的不行。

对于荒的请求,座敷犹豫得不行,直觉上她总觉得要离荒远一点,理智里又不太放得下这个可怜兮兮的家伙,毕竟照着他这样胆小的性格,到时候肯定要在班里受欺负。

磨磨蹭蹭的时候,一旁的人又抢存在感了:“哎呀,小座敷你犹豫什么?收了他呗,反正你最近缺个小弟不是吗?”一边说一边还拍拍荒的肩膀:“我看他骨骼惊奇身强体健,天生一副做马仔的好料,以后学习也不错,又能跑腿又能帮你补习,挺好的挺好的。”

一番话下来搅得两个当事人头昏脑涨,从迷宫般的思绪挣扎出来后自然而然地就只锁定了自己听懂的部分。

荒是内心so:虽然是以小弟的名义留下,也还行吧,这个家伙其实也还可以嘛。

总而言之对琉璃的这波助攻还算满意。

而座敷……

“琉璃你又看了什么学的新词啊……”座敷一脸无语地看着脸蹭到自己旁边的人。

“诶嘿嘿《XX行者》喔~”

课间十分钟很快就过了,所有人回到自己的座位,在班长的口号中鞠躬敬礼,然后开始听课。

荒其实在以前的留守儿童生活中早就找家教学完了小学课程,所以对于老师的讲课兴致缺缺,用手滚着笔的时候不知不觉就看向了座敷的方向;小座敷正认真的听讲,脸因为不懂的地方微微鼓起,眉头也微皱着,小模样可爱得不行。

因为太过可爱,结果荒看着看着就下课了。

然后是再上课,下课,上课,放学。

真是充实的半天_(:з」∠)_

放学之后是两个人一起回家的——没错,一放学琉璃那家伙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对此荒暗暗地点了个赞——坐在车上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不过荒也满足了。

回到家,第一时间照面的果然还是老爷子。

“今天上课怎么样?”老爷子满脸祥和的微笑,一般人打一照面的时候都会觉得这个老人家真是和蔼可亲,荒却在这两天里看透这个老人家慈蔼外表下皮得不行的本质,为了避免自己被调笑,所以咕哝了一句“还行”就背着书包往房间去。

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不想知道怎么和小座敷拉近距离吗?”

充满笑意的嗓音里都是促狭。

荒的脚步顿了顿,原地思考人生一分钟,缓缓地转过了头。

【荒座】傻白甜日记3

#自设人物出没请注意#

#短小再次上线#

#我就是低伏少产水稻嘛没办法_(:з」∠)_

—·—··—·—

《平行四界》3


荒最后还是没去成小座敷常去的地方,小女孩子带着他走了一圈大院,囫囵记下了各个区域的分布,就以家里人等着自己回去为由把荒送回了楼下,然后自己一个走了。

作为男生却反被送回来的荒站在楼门前看着座敷逐渐远去的背影,挫败地垂着头,转身上楼回了家。

家里,早已通过勤务兵知晓了两小孩一切互动的荒老爷子正坐在客厅里看报纸,可惜他不时抖动的肩膀和偶尔发出的“嗤、嗤”笑声都出卖了他;荒路过的时候恼羞成怒地瞥了他一眼,然后跑回房间“嘭”地关上了门。

客厅里老爷子的笑声更大了。

两日后,小雨,凉风绵密。

荒站在楼门里等着老爷子的勤务兵开车过来送自己去上学,其实学校离这儿并不远,不过两条街的距离,但这样阴雨绵绵的天气,老爷子担心他身体,所以荒也只能大少爷一回了。

……说得好像他以前没人接送似的。

兀自发呆的时候车来了,荒坐上后位,黑色的越野便平稳开了起来;但刚驶出小区没一会儿,荒就眼尖的看到了车站里的一个小身影。

“停一下车。”他淡声开口,镇静的模样却在车窗降下看清小女孩子的刹那瞬间破功;女孩子还是穿着那身橙红色的外套,在这蒙蒙雨雾里,亮眼得惊人。

他指挥车开到车站,然后打开后车门,对着瞪眼看过来的小女孩子腼腆地道:“我、我送你去上学吧。”

“……不用了。”本着远离变态的原则,座敷沉默了两秒,果断拒绝了他。

不去看男孩子受打击的样子,座敷转头,看向了车站外的人行道。

荒也下意识地跟着看过去,就见一抹红色在雨雾中渐渐清晰,踏着细微的水声,显现在两个人的视野里。

是一个人,大概小学两三年级的样子。

“嗯?”那人收起雨伞,踱步到座敷身边,看着荒:“这谁?”

“黄爷爷家的孙子。”座敷回道,顿了下,又说:“叫荒。”

“喔?”那个人发出这么一个字音,然后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荒野戒备的看着这个人,黑色头发,带着一顶毛线帽子,橙色外套白色里衣,黑色长裤灰色球鞋,很瘦,但是身高和自己居然差不多。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居然站在座敷的身边。

好……羡慕……

手在不自觉的时候握成了拳,少年并不知道自己眼中的嫉妒已经出卖了他,只是坐在车里,狠狠盯着人看。

完全感受到敌意的小孩眨眨眼,突然露出一个及其富有恶意的笑来。

“座敷。”他突然伸手,揽住座敷的肩,将小女孩子带到自己怀里,脸贴着脸和她说话:“这么大的雨天,公交车肯定又湿又闷,我看这辆车挺空的,要不你跟这个叫荒的说说让他送我们去学校?”

“哈?为什么是我?”座敷表示很不解。

小孩子拍拍座敷,笑得灿烂:“我跟他不熟嘛~”

我又跟他很熟吗,而且几分钟前我刚拒绝了他呢。

座敷腹诽,但别扭了一会儿,还是张开了口。

但在她出声之前,荒抢先一步再次做出了邀请。

“我送你们去学校吧。”他说,对着小孩子冷冽的眼神在面对座敷时温和得不行:“平安小学我也要去的。”

“爽快!好了小子,往里面去,不然我们进不去。”

本来座敷就要开口了,但是旁边的小孩子抢先一步,拍了拍荒的肩膀然后一个用力将他往里推了推,然后护着座敷先上了车,自己才最后上来关上车门。

还不忘用手垫着车边,真绅士。

荒讽刺地一扯嘴角,内心里开始有什么在翻腾。

车在三人坐好后就开动了,后座很宽阔,三个小孩并排坐在一起,还能随意地动来动去。

“诶~这辆车还满舒服啊,改天让阿澡也买一辆好了~?”

闹腾的家伙在上车后也不安分,坐在座位上东张西望,摸来摸去跟个乡巴佬似的。

座敷怎么会认识这种人。

暗自生着闷气的时候,那家伙似乎是玩够了,安静下来,静静地盯着浑身溢满怨气的男孩子几秒。

然后。

“说起来我还没自我介绍呢。”他突然开口,在引来座敷和荒的双双注视之后,笑眯眯地继续道:“大院三栋909的住户,平安小学二年级3班,名字叫琉璃,还有……”

他倏然露出一个极富恶劣意味的笑来。

“是个女生。”

一个关于羡慕而引发的秀恩爱的故事

刚刚接触ps,一天的摸索过程中线稿差距很大,见谅。

最后一张对话:

座敷:放开我,你睡迷糊了吧,给我醒一醒!←类似这样的话

荒:……(懵~)

御馔津:Σ诶!那是刚睡醒的状态吗?!

以及最后在座敷的抗议无效下荒还是变成坐骑了呢

……说起来,我多久没更新傻白甜日记了来着

氪了一个648,买了388的新春特惠礼包,一次十连把最后的四个碎片到手
药郎合成啦,就差一个加世的穿越了(坏笑)
果然充钱能变欧,十连虽然没ssr,但有5个sr,也不错啦

【食之契约】声音

#私设御侍,女孩子,又聋又瞎(buni


话说某一天,山岳里一处妖风四起,猛烈大风之后一个女孩子掉在了厚软的草丛上,昏呼呼抬头环顾四望,但模模糊糊的视线里周围一片都不甚清晰,只有脚边的耳机和有了裂纹的眼镜看得清楚。

她慌忙拾起耳机戴上,于是鸟鸣声和风声又清楚地入了耳朵,但是眼镜是不能再戴了,用了也不过更加晕眩罢了。

但这里是哪里呢?

名叫灯琉的女孩子看了看像是蒙了层薄纱的四周,最后挑了个方向沿着路下了山,因为还是白天,而且助听器没坏,路途倒还算顺利。

——如你所见,灯琉是一个听力障碍者,还有轻度散光近视,可以说是又聋又瞎的典范了。

之后下山后的各种事宜就不多说了,总之,身有障碍的少女最后兜兜转转开了一家小小的饭馆,安稳了下来。

但这迟到一年的安稳还没稳定两天,有人就找上门了。

于是你们都懂的,灯琉成了四处奔波的御侍。

当然,在意识到事情是永远弄不完的时候,灯琉就彻底的……咸鱼了,不过这是后话。

现在的灯琉,正因为第一场战役而坏掉的助听器而神伤,同时因为战力不足,正在红茶的注视下召唤新的飨灵。

然后她召唤出了蟹黄小笼包。

蟹黄小笼包作为一个防御UR,那防御力自是不必说的,零星也能带着一队浪的飞起,几次采购食材,可以说都是无伤完成。

但是……强迫症有点儿想搞个全队连携。

于是在攒够900火种之后,灯琉跑去了六连抽。

这次还真的召唤出了小笼包,以及另一个和牛奶连携的咖啡。

灯琉在看到小笼包的时候没忍住惊叹了一下,因为这个飨灵真的很好看啊,虽然大家都很好看,但小笼包的风格格外戳她的审美。

怎么说呢?明明很可爱,但又意外的清爽?

总之,一队就这么定了下来。

五个人的连携小队可以说就没怎么碰到打不过的怪,除了偶尔迷路的时候碰到硬邦邦的箱子,需要把咖啡换成竹筒饭,剩下的基本都是这一队在飞。

开始御侍活动后的这第一个月末的今天也不例外。

这天,灯琉和一队出门找食材,回程的路上想起之前去配置的助听器今天应该好了,于是拐了个弯,在离家还有两条街的距离站定,就要开口的时候,手背熟悉的手拉住了。

【御侍大人,累了么?还有一点路就回到家了喔】

小笼包拿着话板,漂亮的字体在上面飞舞,灯琉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溢的关心,笑着摇摇头道:

“没事儿,我就是想起我的助听器到拿的时间了。”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亮。

灯琉说话,其他人写字,这已经是这一个月来大家熟悉的交流方式了,虽然倒也不怎么麻烦,但是能直接对话,果然更好呢。

【这样啊】小笼包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是闪着光,她笑着在板子上写了什么,但还没能翻转给她看,蟹黄小笼包就从旁边凑过来指了指自己,一脸兴奋的样子。

满脸都是“我陪你去吧”。

对于这个可以说是非常可靠又元气的男孩子的请求,灯琉原本是想拒绝的,但是在她开口之前,牛奶先一步跳了出来,拦在两个人中间将人隔开了。

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蟹黄小笼包沮丧地妥协了,离开的时候背影还莫名地萧瑟;小笼包一步三回头,粉色的眼睛里都是惊异。

啊啊。

脑海里念头一闪而过,灯琉想着小笼包的表情,无奈地笑了下。

这是,告诉他们了呢?

【御侍大人,抱歉,我说了】

牛奶写在板子上的话证实了她的猜想。

“没事的。”灯琉摇摇头:“反正也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事情。”

不过是轻度的恐男症罢了,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两个人去取了助听器,戴上的那一刻,世界一下子变得立体起来,灯琉感受着周围的喧嚣,转头看向一旁紧张地看着她的牛奶。

“大人?感觉怎样?”

“牛奶。”看着牛奶紧张又期待的样子,灯琉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的声音真好听。”

像是被倒入草莓汁一样,虽然还是那个表情,但牛奶的脸,微微地红了。


两个人回到餐馆,餐厅早已被糖葫芦他们收拾整齐,再准备一下就能开业了;看着大家朝气蓬勃的样子,灯琉没忍住,上去逮着一个就听声音。

在一众开心的氛围中,灯琉眼角瞄到一个熟悉的粉红色,当即不假思索扑了过去。

“小笼包~”抱住那个纤瘦的身影,灯琉仰头看着她,眼睛里都是期待:“说句话吧~?”

唔,应该是那种,清脆的、很爽朗的声音吧?或者,因为性格很稳重,所以意外的会比较低?

想象让灯琉越发期待起来,但在她闪亮眼神的注视下,小笼包却露出了勉强的表情。

“小笼包?”灯琉歪头看着她,眼里漫上不解。

气氛僵硬了一会儿。

就当小笼包在灯琉的注视下,嘴唇蠕动着,终于要说什么的时候,蟹黄小笼包上前,隔着衣服拉开了灯琉的手。

“啊,御侍大人……”

突然的离开让小笼包忍不住出声,但随即反应过来露出“糟糕了”的表情;灯琉则在那声音响起的片刻瞪大了眼睛,连自己还被蟹黄小笼包拉着都忘了,呆呆看着那个粉色的飨灵,脑袋里轰然一响。

确实是低沉的声音没错,但……却是有些少年老成的感觉的……男性的声音。

男……男的……

灯琉感觉世界都在晃动。

她突然想起这些日子自己拉着他到处跑的事,而且还让他帮自己挑选内衣……更甚者前两天大家集体出去做短期旅行,她还想着拉上小笼包一起泡汤。

所幸他拒绝了。

在这一刻变得有些糟糕的回忆纷纷涌来,而那些一直以来被她忽略的点都一一浮现,比如他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身高,比如他总是回避着一些私密事情的态度,比如他通常呆在男性群体里,比如他平坦的胸。

……居然不是平胸萝莉……

在昏过去前她这么想到。




#论一个从来都是静音玩游戏今天心血来潮开了中配听声音的御侍的mmp

#我特喵以前真的以为小笼包是女孩子……

#当然我不会讨厌他啦,就是……需要一段时间缓缓吧

以上

很好,又欠债了(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