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光

你好啊,这里琉光,纯粹的BG党,乙女党,咸鱼一条,请勿ky喔

【食之契约】声音

#私设御侍,女孩子,又聋又瞎(buni


话说某一天,山岳里一处妖风四起,猛烈大风之后一个女孩子掉在了厚软的草丛上,昏呼呼抬头环顾四望,但模模糊糊的视线里周围一片都不甚清晰,只有脚边的耳机和有了裂纹的眼镜看得清楚。

她慌忙拾起耳机戴上,于是鸟鸣声和风声又清楚地入了耳朵,但是眼镜是不能再戴了,用了也不过更加晕眩罢了。

但这里是哪里呢?

名叫灯琉的女孩子看了看像是蒙了层薄纱的四周,最后挑了个方向沿着路下了山,因为还是白天,而且助听器没坏,路途倒还算顺利。

——如你所见,灯琉是一个听力障碍者,还有轻度散光近视,可以说是又聋又瞎的典范了。

之后下山后的各种事宜就不多说了,总之,身有障碍的少女最后兜兜转转开了一家小小的饭馆,安稳了下来。

但这迟到一年的安稳还没稳定两天,有人就找上门了。

于是你们都懂的,灯琉成了四处奔波的御侍。

当然,在意识到事情是永远弄不完的时候,灯琉就彻底的……咸鱼了,不过这是后话。

现在的灯琉,正因为第一场战役而坏掉的助听器而神伤,同时因为战力不足,正在红茶的注视下召唤新的飨灵。

然后她召唤出了蟹黄小笼包。

蟹黄小笼包作为一个防御UR,那防御力自是不必说的,零星也能带着一队浪的飞起,几次采购食材,可以说都是无伤完成。

但是……强迫症有点儿想搞个全队连携。

于是在攒够900火种之后,灯琉跑去了六连抽。

这次还真的召唤出了小笼包,以及另一个和牛奶连携的咖啡。

灯琉在看到小笼包的时候没忍住惊叹了一下,因为这个飨灵真的很好看啊,虽然大家都很好看,但小笼包的风格格外戳她的审美。

怎么说呢?明明很可爱,但又意外的清爽?

总之,一队就这么定了下来。

五个人的连携小队可以说就没怎么碰到打不过的怪,除了偶尔迷路的时候碰到硬邦邦的箱子,需要把咖啡换成竹筒饭,剩下的基本都是这一队在飞。

开始御侍活动后的这第一个月末的今天也不例外。

这天,灯琉和一队出门找食材,回程的路上想起之前去配置的助听器今天应该好了,于是拐了个弯,在离家还有两条街的距离站定,就要开口的时候,手背熟悉的手拉住了。

【御侍大人,累了么?还有一点路就回到家了喔】

小笼包拿着话板,漂亮的字体在上面飞舞,灯琉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溢的关心,笑着摇摇头道:

“没事儿,我就是想起我的助听器到拿的时间了。”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亮。

灯琉说话,其他人写字,这已经是这一个月来大家熟悉的交流方式了,虽然倒也不怎么麻烦,但是能直接对话,果然更好呢。

【这样啊】小笼包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是闪着光,她笑着在板子上写了什么,但还没能翻转给她看,蟹黄小笼包就从旁边凑过来指了指自己,一脸兴奋的样子。

满脸都是“我陪你去吧”。

对于这个可以说是非常可靠又元气的男孩子的请求,灯琉原本是想拒绝的,但是在她开口之前,牛奶先一步跳了出来,拦在两个人中间将人隔开了。

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蟹黄小笼包沮丧地妥协了,离开的时候背影还莫名地萧瑟;小笼包一步三回头,粉色的眼睛里都是惊异。

啊啊。

脑海里念头一闪而过,灯琉想着小笼包的表情,无奈地笑了下。

这是,告诉他们了呢?

【御侍大人,抱歉,我说了】

牛奶写在板子上的话证实了她的猜想。

“没事的。”灯琉摇摇头:“反正也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事情。”

不过是轻度的恐男症罢了,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两个人去取了助听器,戴上的那一刻,世界一下子变得立体起来,灯琉感受着周围的喧嚣,转头看向一旁紧张地看着她的牛奶。

“大人?感觉怎样?”

“牛奶。”看着牛奶紧张又期待的样子,灯琉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的声音真好听。”

像是被倒入草莓汁一样,虽然还是那个表情,但牛奶的脸,微微地红了。


两个人回到餐馆,餐厅早已被糖葫芦他们收拾整齐,再准备一下就能开业了;看着大家朝气蓬勃的样子,灯琉没忍住,上去逮着一个就听声音。

在一众开心的氛围中,灯琉眼角瞄到一个熟悉的粉红色,当即不假思索扑了过去。

“小笼包~”抱住那个纤瘦的身影,灯琉仰头看着她,眼睛里都是期待:“说句话吧~?”

唔,应该是那种,清脆的、很爽朗的声音吧?或者,因为性格很稳重,所以意外的会比较低?

想象让灯琉越发期待起来,但在她闪亮眼神的注视下,小笼包却露出了勉强的表情。

“小笼包?”灯琉歪头看着她,眼里漫上不解。

气氛僵硬了一会儿。

就当小笼包在灯琉的注视下,嘴唇蠕动着,终于要说什么的时候,蟹黄小笼包上前,隔着衣服拉开了灯琉的手。

“啊,御侍大人……”

突然的离开让小笼包忍不住出声,但随即反应过来露出“糟糕了”的表情;灯琉则在那声音响起的片刻瞪大了眼睛,连自己还被蟹黄小笼包拉着都忘了,呆呆看着那个粉色的飨灵,脑袋里轰然一响。

确实是低沉的声音没错,但……却是有些少年老成的感觉的……男性的声音。

男……男的……

灯琉感觉世界都在晃动。

她突然想起这些日子自己拉着他到处跑的事,而且还让他帮自己挑选内衣……更甚者前两天大家集体出去做短期旅行,她还想着拉上小笼包一起泡汤。

所幸他拒绝了。

在这一刻变得有些糟糕的回忆纷纷涌来,而那些一直以来被她忽略的点都一一浮现,比如他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身高,比如他总是回避着一些私密事情的态度,比如他通常呆在男性群体里,比如他平坦的胸。

……居然不是平胸萝莉……

在昏过去前她这么想到。




#论一个从来都是静音玩游戏今天心血来潮开了中配听声音的御侍的mmp

#我特喵以前真的以为小笼包是女孩子……

#当然我不会讨厌他啦,就是……需要一段时间缓缓吧

以上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