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光

你好啊,这里琉光,纯粹的BG党,乙女党,咸鱼一条,请勿ky喔

【浪漫传说】某一次的反向穿越(7)

旧粮搬运


—·—·NO.12·—·—

《一群醋缸的前置行动》


今天早上的天空很蓝,蓝得有些刺眼了;东方爱伸手遮住无色阳光,眯眼盯着天空中漂浮的丝缕白纱,有些恍惚,不知在想什么。
休奇奎策尔走上前一把抱住东方爱,拿脸蹭蹭东方爱毛茸茸的小脑袋,还趁机亲了一下她嫩嫩的脸蛋,于是不负众望的被赏了一拳。
“小爱你肿么了?发什么呆呢?”杜尔迦上前梳顺东方爱被蹭乱的头发,关心的问。
“在想今天要怎么面对同学……啊啊我平稳安全的校园生活……”爱娘无力的开口,晃晃悠悠的向着学校的方向走。
只是那走动的速度,比蜗牛快一点而已。
“发生什么事了?”伊邪那美表示不解。
爱娘瞄一眼旁边淡定无比的黑白双煞和妖娆男人,更加灰暗的摇了摇头:“没什么……”
说不出口啊妈蛋!我要怎么解释那些在道道尔稀松平常经常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情况在这儿很异常啊?得到的绝逼是“是这儿不对劲不是我们不对”的回答吧!
异界的代沟太大了啊岂可修!!
阴郁的顶着路上诸多惊诧、爱慕——对诸后宫的;鄙夷——对自己的眼神,东方爱总算鸭梨山大的到了学校,奔入教室趴在桌子上誓死不起来了。
后宫们相互使了个眼色,散开来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大概今天的爱娘幸运值够高,半天下来都没什么事发生——好吧她都不出教室能发生什么事呢?——但是午休总是要吃饭的,而吃饭的时候顶着诸多目光会消化不良,所以东方爱当机立断的拉了众后宫拿着便当出教室找清净地方吃饭。
她不知道,当她出了教室的时候,教室里立马爆开了纷纷议论声,而议论的内容,全是让人不舒服的话题。
更正,是会让东方爱不舒服的话题。
不过她不必知道,弗雷他们也绝对不会让她知道。
午休时间是很好的切入点,所以就在学生党们找到清静地方进食的同时,教师党也出动了。


“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吗?”黎灰推开教师办公室的门,站在门口看着白发男人问。
此时是午休时间,老师们都去食堂用餐了,所以除了白发男人外教师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这让少年莫名的有些不安,所以他只是站在门口,没有踏入室内一步——这其实是明智的选择,可惜,少年面对的是不属于人类范畴的存在。

该隐正在批改试卷,听到声音,头也不抬的一招手,黎灰就感觉到一股大力拽住了他的身子,然后一个用力,将他拉到了男人面前。

拿下眼镜,该隐站起身子,无视的黎灰满脸惊慌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的眼睛瞧,那双血色的眼眸中除了威严,还有着某些看不清楚的东西在旋转着。
黎灰想移开视线,可是身子根本不听使唤,很快,就连脑袋都不听使唤了。
“一年前,你和东方爱是怎么认识的。”冷冰冰的嗓音,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压在身上让人不寒而栗,让黎灰混沌的大脑生不起一丝反抗之意,且有问必答。
“开学的时候被老师分配座位,我们两个做了同桌。”黎灰呆呆地回答,眼神呆滞没有一丝明光。
好狗血的相遇……可是还是不爽!
伸手揉揉太阳穴,该隐继续问:“蓝依是怎么和东方爱认识是?”
“我将小爱介绍给她们的……”
原来这货才是罪魁祸首吗?!
忍住揍人的欲望,为了不引发校园血案,该隐抛弃众多赫菲给的问题直奔主题:“蓝依有说过什么挑拨离间的话吗?还有最后你们是怎么分手的?”
“挑拨离间的话,好像没有听过……至于分手,很平静,是小爱先提出分手的,那时候不论是学校还是家长都给予了很大的压力,所以我只好放手了。”说着那呆滞的眼中居然透露出丝丝的后悔。
不放手还想干嘛?!这眼神是怎样?!难道你还想吃回头草吗?!!
大暴走什么的大概不对是肯定要出现的,于是咱们倒霉催的男配角被轰出教室办公室了。
啊不止是办公室根本直接被丢出楼了吧?(那里是七楼啊喂!!)
晚上,又一次全员集聚东方一号宅。
“有问道什么有用的信息吗?”赫菲站在灯光中,看着在黑暗中轮廓若隐若现的该隐,问。
该隐摇摇头,红眸的光在黑暗中划出一道冷芒:“没有,那家伙对这件事的理解度不高。”
“也就是说并没有真正的认真去交往呢……”赫菲呲笑一声,转身操作起电脑:“嘛,算了,没认真,是好事。”
对我们来说的好事。
“那么,潜入小组的做好准备,明天晚上开始行动。”


—·—·NO.13·—·—

《那些陈年往事》


朔月之夜,墨色的夜空中只有一两颗星子在闪烁;月亮隐匿在了天空后方,连一丝光亮都吝啬分享。
这倒是为闯民宅行动添加了有利因素。
将一头显眼的红发包入黑色鸭舌帽中,洛基拉拉身上衣服的皱褶,向着旁边等待着的三人招招手,然后弹跳起身,越过围墙率先进入了华美的别墅庭院。
三人对视一眼,也跳了进去。
“先等等,我要破坏监视设备。”赫菲将背上背包中的笔记本电脑拿出,然后使用能力将背包分子重组组装成一捆长条USB,一端链接电脑,另一端则随手一甩,就好像长眼睛了一样刺入了墙上隐秘的摄像头连接口。
打开电脑半蹲在地上,十根手指如蝶蹁跹飞速在键盘上游旋,伴随而来的是屏幕上一串串闪过的数字单词的舞蹈,没一会儿,电脑“嘶——”了一声,声音细微像是红帽子的嬉闹,一发出就被夜风俘虏带往远方再无法捕捉。
“好了,走吧。”将USB组回背包并放入电脑,赫菲将背包甩回背上,招呼三人向着大门进发。
大门虽然是木制,但是夹了一层钢板,且安装了感应系统,未记录于案的人想要从大门进入完全是做梦,但是很可惜它们今天碰上的不但不是人且还是精通机械的造物神,所以想要以现代科技阻挡今夜的“小偷”队伍什么的……嗯那真的不可能。
“通过今天早上入侵这幢宅邸的资料和监控摄像头,已经分析出蓝依的房间在三楼第四个房间。阿瑞斯、洛基,一会儿麻烦你们放风,我负责入侵电脑,阿努比斯你翻翻有没有日记之类的资料。”赫菲一一点名,确定各人记下任务并表示会执行之后闪身进入了蓝依的房间。
窗帘是拉上的,所以房间中就更加的昏暗了,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不过四个家伙的视力都好得恐怖,这点黑暗根本不放在眼里;赫菲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绕过障碍物来到房间角落的电脑前,在路过床边的时候还顺手设置了光学迷彩屏障,确保床上的人看不出屋内的动静,这才面无表情的坐下打开电脑快速的查找起目标资料;阿努比斯则无声的拉开抽屉,尽可能的搜索出有用的东西。
大概十分钟后,赫菲打了个手势。
“有了。”将手抚上屏幕,然后一甩手,光屏顺着赫菲手的轨迹在空中划出一道光弧,一点点扩张,最后涨大到半人高的程度,安静的悬浮在空中。
“大致浏览了一下,”赫菲拿下脸上特制的“十倍速度阅读眼镜”,轻描淡写的一边挥着手指在光屏上划出重点一边解释:“之前我也说过黎灰和蓝依有婚约关系的吧?简单来说,蓝依喜欢黎灰,但是黎灰偏偏喜欢上了小东,所以蓝依故意接近小东,和徐慈芯联手分开了他们俩。”
“就这么简单的理由?”阿瑞斯皱眉。
“就这么简单。”赫菲离开旋转椅,收起光屏叹口气:“真是的,就因为这样大费周章的搞什么计划……”
“并不仅仅如此而已。”阿努比斯的声音突兀响起,低哑的声音,透着止不住的愤怒:“这个家伙……曾经想过找人强暴主人。”
一石掀起千层浪,大概就是现在这样的情景。
“你说……她想干什么?”洛基低声问道,平日里一直挂在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不复存在,面容狰狞,手背因为拳头紧握而暴起青筋,炎热从他的身体透出,隐隐的有向着周围环境扩散的趋势。
赫菲接过阿努比斯手中的笔记本,皱着眉看着上面的字句:“……‘杀死东方爱太便宜她了,慈芯说的没错,即使再怎么肮脏的人也是奢求着活下去的,所以就找人毁了她好了,被强暴过后她肯定不会再妄想着接近灰了吧……’。”
细微的咯吱声在黑暗中回荡,那是不知道是谁的手骨捏紧摩擦发出的声音。
小爱……小爱居然被这种家伙伤害了吗?被这种恶心的畜生刻上了伤痕吗?!
“这家伙……”凶暴的目光移向床上看不清容貌的人,理智被突如其来的消息给刺激得不剩多少残余,牙关紧咬,在不受控制的颤抖中擦出微弱的声响。
杀气蔓延,满溢整个房间,于是睡梦中的人皱起了眉头,抱紧被子蜷缩成了一团。
“等等,还有下一则记录呢。”赫菲清冷的声音透过耳膜敲击入沸腾的大脑,强力的压下了三人的怒气,勉强挽回他们的些微理智,能听进少年冷清的声音念诵。
“‘可恶!是谁?!到底是谁?!居然帮了那个贱人,破坏了我的计划!可恶的家伙,你最好祈祷我找不到你,不然我绝对会要你好看!’。”
“看来是有什么人阻止了这家伙的计划呢,虽然不知道是偶然的还是故意的。”啪一声合上手中的日记,赫菲随手一丢将日记本精准的丢回抽屉,然后用气压将抽屉移回原位,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你说这话是要干嘛?想为这畜生洗刷冤屈嘛?”洛基皱着眉,指着床上的人厉声问。
“你想太多了。”赫菲眯起眼,看着床上人的眼神也是森冷:“这儿不是道道尔,小东说过杀人属于犯法行为,一旦被发现将被关押囚禁——虽然我可以保证我们都不会被发现,就算被发现了也能逃脱出来——但是既然这是这个世界的秩序,那么我们就必须遵守。”
“那就这样放过她吗?!”
“我有说过放过她嘛?”赫菲的声音完全是机械化的寒冷了:“我只是说了不杀她而已哟?”
“这世上让人想死又不能死的方法,真的,有很多。”

————

这么一回顾才发现以前的故事情节真的好狗血啊_(:з」∠)_但文笔比现在好多了(什么鬼)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