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光

你好啊,这里琉光,纯粹的BG党,乙女党,咸鱼一条,请勿ky喔

【浪漫传说】某一次的反向穿越(9)

旧粮搬运,刷屏抱歉

这一章太长了我就不两章一起发了

—·—·NO.16·—·—

《往事·壹》


东方爱升学初中的时候是标准的十二岁,没有什么早上一年学两年学导致年龄比同班同学小的问题。
也就是只是一个小孩子啊普普通通的没有什么过人的痕迹,甚至是有些蠢笨的反应还稍微慢了点。
所以那时候东方爱属于孤单种族,没有什么朋友,和同学玩游戏也只是因为人数不够被拉去凑数。
这样的孤单让小小的小小的心愿成长,在最柔软的的那一块生根发芽,抽枝生叶最后缠绕整个心房。
想要一个朋友。
很想要很想要。
然后那么普通那么渺小的愿望,终于在那天早上得以实现。
“你好,我叫黎灰。”
少年沐浴着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对着自己展露笑颜,有些青涩,却是最真挚的笑阙。
其实原本有些不想理会的可是却被接下来的那一句话打败。
他说我们做朋友吧。
于是那些防御土崩瓦解瞬间分离。
·
“果然还是想要一个女性朋友啊……”那一天紫色短毛的女孩趴在窗台上叹气,男孩听了进去,于是第二天女孩便睁着大眼在两名少女面前发呆不停。
“回魂了~~”
漂亮的女孩的没好气的笑,可爱的虎牙在阳光下有些肆意招摇。
“灰这一个月来一直在念叨的人就是你么?”有些不怀好意的围着发呆的女孩转了几圈,审视过后忽然的伸手捏上了软软的脸颊。
“好、好痛!”惨兮兮的嚷嚷出口,疼痛将游移的魂魄拽回来归位,东方爱揉着被捏痛的脸颊,大眼水汪汪可怜兮兮的向着“施暴者”投去控诉的眼神。
可惜对方根本不吃这套。
“拜托你们了。”黎灰对着蓝依道,笑容干净且温暖。
“嗯,我们会好好相处的。”蓝依和徐慈芯对视一眼,然后同声回答,脸上堆满笑意。
那一天天气很好,四个人在蓝天下相视着发出爽朗的笑声,那旋律乘着风在天空中回荡,无忧清澈得能让天上人不自禁的会心一笑,恍惚间似乎能看到将来的美好。
可是谁又能知道,这世界是向着哪个方向成长?

========

“小爱,我喜欢你!”
午后的槐树下少年站在树荫之外的地方看着少女认真的说出这句话,他的脸通红,就像是被泼了颜料似的火红色,爱娘迟钝的想着他全部的血液是不是都跑脸上去了,然后才反应过来对方正在表白。
于是她的脸也被涂上了颜料。
“我、我……”
“没、没关系的你不用现在给我答复。”
黎灰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发,眼神游移不敢看她,最后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了,却只有丢下一句“上课见!”然后转身就跑的份额;东方爱站在树荫下,热气腾腾的看着早已让少年隐匿踪迹的转角呆了一会儿,忽然抬手狠狠的拍了拍脸颊,然后蹲到地上眼神发昏的开始脑力激荡。
他喜欢我他喜欢我他喜欢我……脑袋里滚屏似的只有这四个字在飘荡,到处蹦跶占据整个思想,脸蛋越来越烫,让东方爱小小的脑海有些热量过载。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忽然之间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没有任何征兆及缓冲,这让她有些接受不能;但是在惊讶的同时心里又泛出一丝丝的甜,因为美梦的情景忽然实现,让心底的幻想得以浮现。
是,她也喜欢黎灰,毕竟他长的好看学习好又有家世,性格还是现在孩子少见的谦虚腼腆,众多优点组合起来自然就成了大多数小女生的白马王子。而面对这样青涩的吸引力,她一介未长成的凡夫俗子自然也无法免俗,就这么沉入了女孩子最常见的世界里,开始编制未来的梦想。
可是虽然笨,东方爱却清楚明白某些地方的差距,所以她只是幻想并不付诸行动。本以为作为黎灰的朋友就是最不错的交往了,没想到居然会在今天得到友尽的信息。
理智告诉自己不要得意忘形,那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世界;情感又拼命的叫自己顺心,就算最后因为不可抗力分手也好歹不会后悔。两个声音在脑袋里吵来吵去,拿不定主意,于是混乱的紫发少女只好将头埋在膝盖中,闷闷的尖叫。
而离女孩两棵树距离的槐树死角,面容精致的少女沉下原本微翘的嘴角。
——于是这便是一切的开始。
第二天学校的操场上,拿着扫把的初一二班的学生分散开来,三三两两的聚集在枇杷树下一边聊天一边打扫,东方爱所在的小分队正在聊的话题她说不上来,便只能在一边默默的将树叶聚拢在一起。
忽然的一股大力从背后传来,将她的身体以不可抗拒的速度推向大地,她尖叫一声狼狈的扑倒在地,疼痛从磕碰到的地方流淌至全身,让怕痛的她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有两股力量拖住她的身子将她抬起,她能听到有人在自己的耳边说着话,声音惊慌失措,语言也是惊慌失措。
“小爱你没事吧?”
“对不起啊小爱我不是故意的!”
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声音,只是疼痛让她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伤口上,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注意别的事物了。
处理完伤口后东方爱有点迟钝的反射弧才终于从蓝依和徐慈芯的话中整理出了自己跌倒的原因,不外乎是聊天的时候小打小闹了一下,结果不小心撞到了她身上,才导致了这次意外的出现。
东方爱对此说辞欣然接受。
可是她忘了摔倒前自己的后背所感觉到的力度。
事实上她只有手掌大小的那么点地方受到了推力的影响。
=======

国庆的时候学校举办了为期五天的秋令营,参加的交钱去受训,不参加的回家休息。
不过作业是翻倍的。
于是在一堆堆的怨声载道下所有人都上缴了参营费用,坐上大巴开向了辽阔的海边。
“小爱~~快来看看,这儿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吔!”大海的一块巨岩边徐慈芯在那儿挥着手叫人,紫发女孩闻声转头看去,见两个好友正站在沙滩角落在好奇的看着什么。那个地方礁石林立漩涡潜底,东方爱想不出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会跑到那里,不过虽然危险,但是最终好奇心战胜了一切,于是她小跑上去,颤巍巍的走到岩块上接近目的地。
蓝依和徐慈芯两人都好奇的东西其实是生长在岩块坑洞中的小小海葵,那软绵绵随着拍打过来的海水左右摇摆的触手其实有点可爱,但是因为距离不能达成伸手去摸的愿望,于是三人只能干巴巴的看着。
就这样呆了好长时间,就在东方爱蹲到腿酸脚软想要回去又不好先开口说的时候,救星终于出现。
“小爱,该开始准备食材做饭了喔!”黎灰在有点距离的岸上喊:“小依和小芯也是,该回来了!”
东方爱顿感如蒙大赫,她勉强支撑起身体在不甚安全的礁岩上踢了踢腿,然后一步一颤的向前走。就在她即将离开礁岩跳上沙滩的时候,一声尖叫响起,然后有什么扑到她身上,紧接着在一阵阵的剧痛中,东方爱失去了意识,完全沉入了晦暗的深渊里。
·
醒来的时候周围都是一片模糊的白,直到视线清晰,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鼻端嗅到的消毒水味难闻却告知一个讯息,这儿是从小就讨厌的医院。
正疑惑着迟钝的反射神经终于送来阵阵疼痛的恶意,剧痛刺激大脑同时唤醒昏迷前的场景,东方爱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身处这里,顿时轻轻叹息。
真·他·妈·的·倒·霉。
如果不是内伤太严重身体太过疼痛东方爱真想深吸口气然后怒吼出上面那句话。
还想在心里腹诽什么但上帝他老人家似乎不太喜欢自己的亲戚被扒所以施行召唤大法将护士推进了病房。
哎呀你醒啦。护士这么说后转身就出了房门去叫医生,然后没几分钟穿着白大褂的斯文男人就拿着病历夹走了进来。
左小腿骨折、肋骨断了一根、浑身布满小面积擦伤,还有轻微脑震荡。东方爱就不明白不过是摔个跤这么就能伤的这么重?然后冷酷的医生大大给出了原因:她摔的是礁石滩。
好吧这是不可抗性。
正纳闷呢房门忽然被从外面撞开,一个人风一样刮到了东方爱床前,气喘吁吁地休息了一会儿后抬头向着东方爱咆哮了一句:“对不起!”
那一吼声真真是气吞山河排山倒海,里面蕴含的诚意震惊了世界震惊了神明,于是医院中的熟睡的病人们睁开了眼睛,白衣的天使微笑着伸出了慈爱的双手——
将他丢了出去。
半响后黎灰爬了回来拉过小凳子坐在病床对着浑身都难受的爱娘做忏悔状,而爱娘看着他这小狗样有些无可奈何。
“都说了我没什么事啦,所以别再摆着这个表情了啊。”其实浑身都痛啊啊啊可是面对这愧疚的脸就不好意思说了。
“可是……”黎灰还是可怜兮兮的表情:“如果那时候我没有叫你们的话……”
“不是到了做饭时间了么早晚都要叫的。”小爱无奈望天花板:“那只是意外啊,大家都脚软了礁岩又滑一时脚滑然后被撞到也是很容易出现的事故啊。”
“那、那……”
“什么?”
“那小爱你当我女朋友好不好!”
“……呃?”
“这、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照顾你了……”
柔和的光芒下少年腼腆认真的表情是那么温和又耀眼,像是裹着一层圣洁的光一般让人移不开眼睛。东方爱看着他的清澈的眼睛,忽然有些恍惚起来。
然后鬼使神差的,她开了口。
“……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