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光

你好啊,这里琉光,纯粹的BG党,乙女党,咸鱼一条,请勿ky喔

【浪漫传说】某一次的反向穿越(10)

旧粮搬运,刷屏真的很抱歉


—·—·NO.17·—·—

《往事·贰》


回想起来东方爱都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就那样鬼使神差的答应了这个要求,不过疑惑归疑惑回忆还是要继续的。
那之后也不知怎么的开始诸事不宜,不是在这儿磕到就是在那儿碰到,但是深知自己身体虚弱程度的东方爱都把这些当成了不小心的后果,于是忽略了这些事背后的不正常。
开始发现不对劲是伤好两周后的一次“失窃”事件,很普通狗血,但是很管用。
主要是没人想支持她。
还记得那天的天气有点阴,为此出家门的时候东方爱还抱怨了一把,转身回房间拿了一把伞赛书包里才走人。现在想想,那根本就是老天给自己的霉运征兆啊。
一到班上就看到一圈人团在教室一隅窃窃私语,当自己走进教室的时候都眼睛装有X光似的齐刷刷扫过来,然后恨不得在自己身上瞪出俩窟窿般一直盯着自己瞧。
东方爱有些毛骨悚然,但还是走进了教室。
没成想一坐上座位就被围了。
先发制人的是满脸含泪看着真真是伤心欲绝的徐慈芯。
“小爱,我知道它们很漂亮,但是那可是我妈妈送给我的东西啊,你把它们还给我好不好?”一上来就是没头没脑的话语。
徐慈芯的妈妈已经去世了班上谁都知道,所以只要是打上她“妈妈的东西”的标签,那就是赤裸裸的遗物啊遗物。
亲人的遗物丢失了后果会这样?
悲恸嚎哭伤心欲绝,然后抹抹眼泪站起来满含恨意的将偷盗者绳之以法上极刑。
但是那是别人,跟她有毛关系?
看出东方爱眼中的疑惑,徐慈芯“好心”的提醒:“昨天我带来的那一套德国LAMY公司产的‘恒星’系列及safari狩猎者系列钢笔啊,你不是一看到就嚷着要吗?但是因为是妈妈的遗物所以我没有答应……”说着说着声音就弱了下去,带着哽咽的嗓音听起来还真有容易分辨出的绝望,然后忽然的,她的声音拔高了:“……但是你不该就这样将它们偷走啊!你这坏人,把它们还给我!”
那声音里蕴藏的恨意让人毫不怀疑只要东方爱说错一个字她就会扑上去拼命。
可是……
“我没有偷啊!”东方爱焦急的喊道。
那两套钢笔东方爱有印象,事实上所有人都有印象,昨天语文老师让同学们拿出钢笔字帖临摹练字,大家都拿出了一只钢笔唯独徐慈芯炫耀似的拿出了两套钢笔在哪儿挑挑拣拣的换着用,下课后全班同学都围了上去围观,那时候她问了能不能送给她一只,但是徐慈芯想都不想就拒绝了所以她也就不再自讨没趣。
没想到才一天就出了这样的事。
“但是只有你开了口啊,这不是代表你有想要的心思吗!”徐慈芯喊。
昨天她讨要钢笔的场景都是大家亲眼所见的,在场的也就她开过这个口,所以在全部人中,只有她是唯一的犯罪嫌疑人。
班里同学的眼神越来越深,一副“快点认罪然后交出赃物”的脸孔;这就算了门外居然挤满了闻声赶来看热闹的别班同学。望着周围各种讥诮的眼神,东方爱急的就快哭了。
百口莫辩,孤军奋战,她在这一刻终于尝到了这种滋味。
可是“偷窃者”有什么资格哭?徐慈芯上前推了东方爱一把,嘴里还应景的嚷着“还给我”的话;而东方爱被推到在地,背部撞到凳子角,疼得旧伤都有了发作的迹象。
就这样徐慈芯还不满足,伸手对着她又是两巴掌,周围的人不但没阻止,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其间夹杂“活该”的话。
一句话,一件事,让欺辱和殴打变成必须的品质。
最后校方出面平息了这件事,让东方爱花了数万块作为补偿,还记了一次大过。
如若不是已经临近期末且关系到学校声誉东方爱绝对会被送到警察局。
事情就这样落幕,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至此东方爱在学校的声誉一落千丈,每个人看到她都绕着走,让她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其实就算解释了也只是越抹越黑而已。
最后能接纳她的也就只剩黎灰和蓝依了。
东方爱还记得那时听到黎灰和蓝依的“我相信你”后哭成的惨状,蓝依甚至还主动去劝说徐慈芯让她重新接纳她,于是虽然不情不愿但徐慈芯还是臭着脸与她握手和言,当然今后相处的生分是免不了的。
不过东方爱不在意,她依然想怎样就这样,只是行事不免小心了些,显得比以前更胆小了。
同时蓝依在东方爱心中的地位提升,“明事理”的她成为了东方爱的崇拜对象。
虽然她隐隐约约的在内心最深处觉出一丝不对劲。
但是这世上又有谁能分辨出噩梦的来源?


又一次的奇怪事件发生在新学期开学后没多久的春游。
这一次的源泉是蓝依,她将特产店买来的工艺品塞给她,说是去一趟洗手间帮忙看一下就袅袅婷婷的走了。
于是东方爱捧着工艺品在原地站了半天,没等来蓝依,却等来了俩条子。
他们说她犯了偷窃罪,强硬的将糊里糊涂的她给带回了警局。
在那儿她又一次真切的感受了“百口莫辩”这个词。
她问警察自己偷了什么?警察看白痴般的看了她一眼后才看向了放在一旁的工艺品。
这次的下场相当严重,警局的备案,又一次的大过,同学们更加恶毒的眼神。
还有蓝依冷嘲热讽的摊牌。
这还没完,回家后打开贴吧满天飞的除了这次的偷盗事件,还有强大的小三事件。
而主角,又·是·她。
东方爱快崩溃了,她就不明白只不过是一场恋爱,为何能引发出这么多的情况?为何有人可以的这样“潇洒肆意”的玩弄一个人?就因为嫉妒吗?就因为——
权利吗?

后来,就是简单严重的训诉、记过、嘲笑、孤独寂寞。
给予心最后一击的是黎灰闪躲的歉意眼神。
“分手吧。”在那颗告白的树下,她平淡的开口。
莫名的,没有心痛,没有不舍,只有隐约的刺麻感,在心脏徐缓跳动。
这才知道,原来,她对他的喜欢从来不曾满溢过。


—·—·NO.18·—·—

《好友助攻High起来!(疯狂明示)》


“然后?”看着只剩下一点红色线条的残阳,月日里无聊的随手拽过一根草叼在嘴角,然后伸手揉揉呆愣的东方爱的头。
“……然后就像刚刚在小巷里的那样了。”将脸埋在双臂中,东方爱闷闷的开口。
虽然看开了但是要将这种事讲得明明白白果然还是不可能啊。
月日里也明白爱娘的心情,于是也不多问,看看时间不早了便站起身拍拍草屑,拉起爱娘牵着她的手往家走。
“好了该回去了,那些家伙正等着你呢。”
“月日里。”
“嗯?”
“那个……今天的事,不要告诉他们……”
月日里挑眉,停下脚步侧头看着她,那双莹紫色的大眼睛中盛满了浓郁的惊恐和无措,还有隐隐的自卑,让人毫不怀疑一旦这件事被她所在意的人知道了她的反应会是何等不幸。
为了这孩子好,她有义务封住嘴巴保守秘密。
可是……
月日里垂下眼睫,再一次的转身向前走远。
“走了。”
……如果他们已经知道了呢?


大概是因为太喜欢古老的东西的缘故,当初买房子时东方爸爸一眼就相中了东方爱他们现在所住的小区房屋。于是当天空中夕阳与夜幕交战正酣之时,远远看去,那残阳老树中的青砖绿瓦还真有几分古朴的味道。
东方爱推开并未阖上的门扉,正要如平常一样进门脱鞋,却不想莫名的颤栗感觉袭上背脊,于是她果断的往旁边一移,然后一个散发着浓浓“二”气的影子掠过她原先站立的地方,“啪叽”一声黏在了被屋外的月日里快速关上的门板上。
“娘~子~你~好~狠~的~心~~~”拖着哭腔的某二货将自己从门上拉开,然后顶着一张被摔成大饼的脸转头泪眼汪汪的看着爱娘想要讨好久不见的热情拥抱,结果迎接他的是两只拳头。
“娘你妹啊!不是说了不许突然扑过来吗?!!”边吼着边落下拳头,直到赵公明不再哼哼了才消停下来。
喘着粗气,看着坐在地上笑眯眯地看着她的银发男人,东方爱哼了一声,这才满脸通红——气出来的——的转身进入客厅。
“她很担心你。”不知何时打开了门的月日里蹲在门框上看着爱娘气哼哼的背影:“没有电话没有任何信息,除了偶尔夜黑风高的半夜爬床,她根本无从得知你的安全。”
“朕知道,”赵公明的声音有些沙哑:“可是如果不努力朕要如何给她最好?”
“啧啧不愧是最快接受这世界的七人之一,想得挺长远啊,不过有谁说过你们会一直呆在这个世界的?”
赵公明忽然转头,看着月日里的澄眸中满是愕然。
“不是这个世界的终归不属于这个世界,回去是迟早的事。”月日里站起身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拎着书包悠闲的经过赵公明走向客厅:“至于小爱,经过力量交融已经变成了中立点,归属何处,是她的选择。”
说完这些月日里就悠悠的踏上楼梯去她的房间了,而她身后,赵公明依然坐在地上,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噗——咳、咳咳……你、你说什么?”
拿着筷子的手抖啊抖,东方爱惊恐的看着坐在自己斜对面的赵公明,语气眼神惊悚如看到后宫全员在自己面前大条江南style。
“风水师啊,很平常的职业嘛。”赵公明嘴里塞满饭菜居然还能咬字清楚吐词清晰,果然是天上仅有地下绝无的一奇葩。
“平·常你妹啊!!”爱娘掀桌,还好众后宫反应迅速的将上面的所有饭菜转移到了安全地带:“那可是风水师啊风水师!!集数学、天文学、地理学、建筑学、人体科学……等等等等诸多知识的集合体啊!你个全部考试都要人代考的二货怎么可能胜任这种博学的职业啊啊啊!!”
“嘤嘤嘤娘子不相信为夫为夫好伤心,为夫要去上吊!往日之事岂会让根本相悖……”
“说·人·话!”
“这些是朕以前就会的嘛只是懒得用啊嘤嘤嘤……至于考试,”赵公明骄傲的一仰头:“朕可是九五之躯,怎可与一帮小厮同堂而坐面对那些白痴问题?”看着得意到金光闪闪的二货,爱娘无力的扶额,要她怎么相信介个没个正经而且在考试的时候乱吃药草以至于拉肚子的家伙会那些博大精深的东西?
见东方爱还是不相信,赵公明眼中精光一闪,霎时间散发出更加浓厚的二货之气扑向爱娘:“娘子你要相信朕啊朕是真的很聪明的~~~”
“滚!”一拳揍过去。
客厅中热闹滚滚的,怒吼和饭菜在嚎叫中交替着飞来飞去,赫菲微抬眼皮看了一眼,然后又垂下眼睫,继续翻看手中的古籍。
其实一开始自己也不信。
可是看那家伙在这一界混得风生水起,于是不得不将信将疑。直到蓝依和徐慈芯家里频频出岔,才是真的能够相信。
鬼怪、阴阳、天道、定理,这些被称为无稽之谈的东西,不是迷信,而是没有能力。
正因为没有能力去驱使,所以只好无奈的退出视线,成为过去。
所以说果然每个人都不能看不起。赫菲翻过又一页泛黄的方絮,微风被卷起,恍惚间似乎能听到过去的喃喃絮语。·
最后战争以赵公明的一句“我有定海神珠嘛”消停。
为避免晚上被爬床,洗刷刷后东方爱抱着兔子玩偶在赵公明哀怨的眼神下颠颠的跟着月日里进了房。
晚上,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咳咳万籁俱寂时。
“这么说,一切都是以小姐的选择为优先?”弗雷皱着眉,背靠沙发低头陷入沉思,而其他人则默不作声,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良久,杜尔迦略微沙哑的声音响起:“也就是说,我们随时会被小爱抛弃?”
“老子才不要!”荷鲁斯慌张的大吼,被该隐赏了一拳,还好赫菲开了隔音结界,不然这一下肯定能将方圆百里的仇恨值拉齐。
“我们也不想啊!”花羽难得有些烦躁:“事到如今该怎么办?”
“很简单嘛。”清冷的嗓音从楼梯处传来,众人齐刷刷回头,看到站在黑暗中轮廓若隐若现的月日里。
“明天是星期六……”
“所以?!”托尔暴躁的吼,被阿瑞斯拍到了一旁。
“……你们想办法讨好她不就好了。”

————

解释一下:
“往日之事岂会让根本相悖”是我瞎编的,翻译过来就是“以往的事迹不会与我本身相违背”,也就是说赵公明虽然很二但是不表明他不会这些艰深的东西。
至于方絮,就是纸张的意思。


今天就搬运到这里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