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光

你好啊,这里琉光,纯粹的BG党,乙女党,咸鱼一条,请勿ky喔

【荒座】傻白甜日记4

#这篇发完又没存稿了#

#琉璃皮皮担当和助攻担当,真的,请不要讨厌她_(:з」∠)_#

#下一次更新又是遥遥无期(被打)#

—·—··—·—

《平行四界》4


人生大起大落不过如此。

荒愣愣地跟着老师走在潮湿的走廊上,脑袋一片空白,到现在还没回过味来。

女的……

脑袋里那个女生恶劣的笑还在晃来晃去,每跳一次,就撩拨得脑壳疼一次。

他的脑袋里有些混乱,但梳理开来全是骂人不带脏话的句子。

……好好一个女生,穿得这么像一个男孩干什么呢!

终于总结了这么一句吐槽出来的时候,老师停下脚步,站在了一间教室门口。

荒回过神,下意识抬头看向门牌。

二年3班。

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跟着老师进入班级,站在讲台上一览底下人的时候,却看到座敷正在教室左边中间的位置坐着,坐姿端正而乖巧,眉头却微皱着看着他。

荒心中一喜,想着自己的预感居然也有没成真的时候,一转眼却看到旁边组最后桌那个叫琉璃的女孩子坐在那里,托腮看着他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他被她看得毛都炸了,当即装作没看到,转头开始应付起自我介绍。

话不多,就三个字,我叫荒。

说话的时候神色冷漠。

老师突然觉得,未来这个班会不太好带。

一想成谶。

 

教室五个组,荒的座位被安排在第三组最后一桌,而座敷在第三组第四桌,距离可以说不远,但也不近。

荒有点不甘心,但也没办法,只能在座位上坐好,乖乖听课。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荒跑到座敷座位旁边:“座敷。”

“嗯?”座敷下意识应了一声,反应过来后转过头:“什么事?”

荒一脸低眉顺眼:“没什么,就是班里我只认识你,所以——”

“所以什么?”一双手突然伸出来,环住座敷的肩膀将她抱在怀里;琉璃下巴抵在座敷头上,在她的抗议声中懒懒散散地笑着看着荒:“你想做什么呢?小哥?”

荒被琉璃那双黑黝黝的眼睛看得烦躁不已,但想着这家伙是座敷的朋友又忍了下来,只看着座敷说:“让我和你呆一起行吗?拜托了?”

他的表情太诚恳了,诚恳中还有着浓厚的请求,配上那双大眼睛,看着可怜的不行。

对于荒的请求,座敷犹豫得不行,直觉上她总觉得要离荒远一点,理智里又不太放得下这个可怜兮兮的家伙,毕竟照着他这样胆小的性格,到时候肯定要在班里受欺负。

磨磨蹭蹭的时候,一旁的人又抢存在感了:“哎呀,小座敷你犹豫什么?收了他呗,反正你最近缺个小弟不是吗?”一边说一边还拍拍荒的肩膀:“我看他骨骼惊奇身强体健,天生一副做马仔的好料,以后学习也不错,又能跑腿又能帮你补习,挺好的挺好的。”

一番话下来搅得两个当事人头昏脑涨,从迷宫般的思绪挣扎出来后自然而然地就只锁定了自己听懂的部分。

荒是内心so:虽然是以小弟的名义留下,也还行吧,这个家伙其实也还可以嘛。

总而言之对琉璃的这波助攻还算满意。

而座敷……

“琉璃你又看了什么学的新词啊……”座敷一脸无语地看着脸蹭到自己旁边的人。

“诶嘿嘿《XX行者》喔~”

课间十分钟很快就过了,所有人回到自己的座位,在班长的口号中鞠躬敬礼,然后开始听课。

荒其实在以前的留守儿童生活中早就找家教学完了小学课程,所以对于老师的讲课兴致缺缺,用手滚着笔的时候不知不觉就看向了座敷的方向;小座敷正认真的听讲,脸因为不懂的地方微微鼓起,眉头也微皱着,小模样可爱得不行。

因为太过可爱,结果荒看着看着就下课了。

然后是再上课,下课,上课,放学。

真是充实的半天_(:з」∠)_

放学之后是两个人一起回家的——没错,一放学琉璃那家伙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对此荒暗暗地点了个赞——坐在车上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不过荒也满足了。

回到家,第一时间照面的果然还是老爷子。

“今天上课怎么样?”老爷子满脸祥和的微笑,一般人打一照面的时候都会觉得这个老人家真是和蔼可亲,荒却在这两天里看透这个老人家慈蔼外表下皮得不行的本质,为了避免自己被调笑,所以咕哝了一句“还行”就背着书包往房间去。

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不想知道怎么和小座敷拉近距离吗?”

充满笑意的嗓音里都是促狭。

荒的脚步顿了顿,原地思考人生一分钟,缓缓地转过了头。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