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光

你好啊,这里琉光,纯粹的BG党,乙女党,咸鱼一条,请勿ky喔

【浪漫传说】某一次的反向穿越

原名是《浪漫传说反穿渣文》……真的挺渣的

以下正文,进行了一点点微妙的修改。

为了刷屏不太过分两章一起发。

—·—·—·NO.0·—·—·—·

《那一日的序曲》

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一片蔚蓝。
风是很柔和的色调,空气不像城市一般的浑浊,清新的如同刚下过雨一样的芬芳,周围的树木沙沙地响,合着风声组成了一曲轻快的曲子。
不远处的小镇子传来了人声,确定了一下不是幻觉,抬脚就这么走了过去。
鼎沸的呦呵声渐渐清晰,一进镇,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店就跃入眼帘,缤纷的商品吸引着人的靠近,但是身后那忽然冒出的大喊更加引人注目——
“小爱兄!跟我决斗吧!!”
“呜哇哇我才不要!杜尔迦酷爱救我!!!QAQ”
脚下微动,刚转过身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一个紫色的身影却横冲直撞的扑过来,然后刹车不及的撞在了一起。
“!!”
“痛……”
烟尘散去时两具交缠的身体看上去暧昧不已,东方爱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却在看到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的面貌的时候一愣。
黑色的短碎发,黑色的眼瞳,裸露在外的泛着小麦色的肌肤是常年曝晒的结果,白色嵌黑边的短袖上衣打着黑色的丝质领带,黑色的牛仔式休闲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黑色运动鞋带着玫红色的图案,花纹的样式是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自己所熟悉的某个品牌。
很普通的一张脸,很普通的一个人,如果丢在人海里,根本找不到。
可是直觉——就算不用直觉,鞋子上的弯钩花纹也很已经明显的说明了——告诉她,这个人对现在的她来说并不普通。
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东方爱已经用只有两个人的能听到的声音细细的问出了口。
“你……是女生?”

“我是东方爱,你叫什么名字?”
“琉光月日里。”
“日本人?”中文说得好好。
摇头。“中国人。”
“可是明明是日本名……”
“那是有原因的……叫我杜若也行。”
“你看起来好小,多少岁啦?”
“快13了。”
“!比我小一岁?!”可是却比我高……我还以为是娃娃脸……QAQ
袖珍孩子东方爱跪了。
这正常的对话后边,是非正常对话。
“那个也是女生?”
“不知道,我在树上听到小爱说的。”
“荷鲁斯?”众瞄。
“老老老老子哪知道啊!撞到的又不是我!”
“愚蠢的弟弟,你就算撞到也不知道吧!”吐槽吐槽。
“呜哇臭老哥!你……!”
“怎样?”← ←
“没什么……”
“干脆上去扒光了看看。” 
“不行!如果真是女孩子怎么办?古籍上说看光了可是要负责的!”
“咦?那朕看光了娘子,朕不就得负责了?哇哈哈娘子你是朕的了~~~~~”
“赵二明死开!小爱素伦家的喵!”
“不对!小爱是要和杜尔迦及亲爱的一起结婚的!”
“啥?!小爱兄是劳资的才对!”
“才不是你的!”
“汪汪汪!”
杀气四射飞沙走石,一片混乱中事件主角忍无可忍爆了青筋。
“你们……够了!!!”真·逆天·石头流星雨!
“呜哇啊啊啊对不起小爱我们错了!!!!”QAQ
淡定的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月日里喝了口红茶,闲适的样子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似的。
嗯……红茶真好喝。
等到东方爱教训完众后宫的时候,月日里已经啃完了两块蛋糕,悠闲的样子好像这儿是自己的家。
奇怪?她也太淡定了吧,一点也没有初到异界的不适感。东方爱微微歪头想,但是随即就将这个疑惑拍出脑海。
只是适应力比自己好吧。
“月日里,在分配宿舍之前你先跟我住一个房间吧。”
“嗯。”
“啥?!!”
于是众后宫又暴走了。
接下来的混乱……我就不说了吧。

—·—·—·NO.1·—·—·—

《这哭笑不得的日常啊》

第二天天气不错,小爱被月日里叫醒,奇迹的没有赖床,洗漱穿戴好走出房间的时候正好迎上弗雷诧异的目光。
匆匆吃完了早餐,小爱拽着月日里去学校,路上“巧遇”众后宫,看着大家戒备的目光,明白大家并没有因为月日里是女生而放下戒心——或者说大家压根没有相信月日里是女生的事实,这让小爱不禁担心的看向月日里,但后者很显然不是习惯了这种让人不舒服的目光就是天然呆,在众多刺眼的视线下,神色依然怡然自得。
道道尔斯基今天心情似乎不错,挥挥手准了月日里的入学,一转身就顶起了一颗金色皮球,搞得想起还没有问分班所以回头的小爱一阵囧,不敢再出声,灰溜溜的拉着月日里潜逃。
没问分班,那么只能让月日里去自己所在的班级了,反正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的课程不同,在哪个班都一样。
小爱和月日里牵着手走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安静了一下,随即又开始嗡嗡嗡的讲话,直到老师进来才又安静下来。
上课、下课、回家、洗澡、吃饭、睡觉,一切都和往常一样无二,第二天早上起来也是一样和平……
才怪。
在小记者的喊叫声中,小爱接住一张头条,然后炸毛了。
这次伊邪那美独自一人接受了小爱的逆天丢石头神技,被打成了释迦牟尼。
“小……小爱……对不起喵,伦家昨天没有参加会议……”所以原谅我嘛原谅我嘛。
顶着满头包,伊邪那美用眼神撒娇,企图让小爱的火气在他闪闪发亮的目光下消一些,小爱也确实没有生多大的气,只是有些愧疚,没一会儿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伊邪那美连忙乘胜追击,一时间两人闹成一团。
月日里看着头条,嘀笑皆非。
白纸上,“惊现!库伯勒族丑女姐妹花!”的黑色粗体字样下,彩色的图片中是小爱和月日里一起吃饭的景象。
第一节课是格斗技巧实战课,这一课,小爱大多都是翘课的,但是因为月日里想看看,所以虽然没强迫,小爱还是跟着来了。
实战课当然是要打的,两个人为组,谁先倒下谁输,对手由老师随机点名,小爱倒霉的被第一个叫道,哭丧着脸上场,对手居然是杜尔迦,于是这两个就一个假装打一个认输的狼狈为奸着结束了这场战斗,结果小爱才被点名没多久,月日里也被点到了。
“这些都是神诶……会死的……”小爱抓住月日里的手,莹紫色的眼眸中满是担心:“认输就好了……”
月日里只是回头给小爱一个微笑,然后拍拍她的头,就这么用一种悠闲的步伐走到比武场中央。
说到格斗,爱娘后宫团中荷鲁斯的格斗技是最好的,格斗课从来都是第一名。当然,有第一名也会有第二名,而第二名是一名兽人族的少年,跳跃力和力量都不错,就是不够敏捷,但这是对那些神明来说。
双方对站,行礼,在老师的一声令下中,兽人少年率先冲向月日里,双方之间的距离被他瞬间拉近,月日里却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上去像是吓傻了。小爱不禁用双手捂住嘴,看着兽人少年的拳头捶向月日里,却什么都做不了。
可是当兽人少年的拳头碰到月日里的身体的时候,预想中被打飞的情景并没有出现,兽人少年的手,就这么直直的穿过了月日里的身体。
或者说,月日里的残影。
有什么在兽人少年的身后闪过,还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少年的身体就这么像是一把被拉到极致的弓的样子飞了出去;不过少年的平衡挺不错的,在即将落地前一个翻身在双手撑地后翻,便稳稳地站在了地上,棕色的虎眼瞪向自己原先站立的地方。
而哪儿赫然站着月日里。
兽人少年低咆一声,身体前倾,急冲向前,在离月日里只有一米的时候跳跃起来,一个凶猛的下劈向月日里的头部袭去。
这一踢要是真受了,以人类的身体来说不死也白(痴)。小爱以为月日里会躲,但月日里只是轻描淡写的抬手,用手去接下劈的大脚。
细微的噼啪声中,月日里脚下的地面裂开了细小的龟裂纹路。
兽人少年眼见一击不成,立马收脚送过去一个速度颇快的直拳,但月日里的速度更快,轻巧的避开直拳,在兽人少年因为招式过老无法收拳的情况下将左手搭上了少年的手臂,借助手臂作为支点跳起,右腿横扫,狠狠地一脚踢上了少年的脸颊。
“碰”的一声中,少年的身体向右踉跄了一下,月日里顺着横踢的力度一错脚,滑到少年的背上,双腿曲起用膝盖内侧紧紧夹住少年的头颅,身体猛地后弯,借着身体下坠的力道将兽人少年的身体往后拉,双手撑地,细腰用力,少年就这么被整个抡起,重重摔在了地上。
一片寂静。
小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或许周围的“人”不会觉得奇怪,只会以为是一名新秀诞生罢了,但是她清楚的知道,月日里和自己一样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以人类之躯打败一位神,似乎有些匪夷所思了。
或许……月日里并不是人类?

第二天是假期,晚上可以聊到很晚,洗了澡,破天荒的将阿努比斯赶了出去,小爱在管家与“女仆”们“发烧了吗?”的眼神中关门上锁,打开拜托赫菲做的隔音结界球,小爱就这么坐在床上,和月日里大眼瞪大眼。
良久(其实才一分钟),月日里才慢吞吞的先开口:“你以为我不是人类?”
小爱猛点头。
“一半一半吧,”月日里打个呵欠:“一年前我是人类,一年后的现在我还是人类,只是忽然多了一种名为力量的东西和名为神的头衔罢了。”
小爱呆了半秒:“什么神?”
“命运。”月日里耸肩:“也不知道是那儿的神,力量破破烂烂的不齐全不说还分散在各个时间时空,找起来麻烦死了。”
“那也不错啊,至少有……”小爱嘟嚷一句。
力量什么的,在这个世界,太重要了。
“那你能放个电点个火什么的吗?”
月日里摇头,看到爱娘有点失望的脸,只能在心中说抱歉。
对不起,不是不能,而是不可。
拥有力量并不一定是好的,拥有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更不是好事,不仅要背负相对的责任,还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尽管这个力量自己从来都不想拥有。
那种引动力量带来的疼痛,关键时刻感受就好。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