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光

你好啊,这里琉光,纯粹的BG党,乙女党,咸鱼一条,请勿ky喔

【黑白】雨

#黑白向注意#
#日常向注意#
#小黑疗伤结束前提#
#小黑人形年龄比小白大前提#

#划重点,这是非常旧的粮了,15年10月的文,那时候才几集来着?#

以上




天空灰蒙蒙阴沉沉,乌云浓得像是要滴下水来,狂风卷起地上的沙尘掠过树梢迷住眼睛,然后再睁开时豆大的雨滴已经像是从天而降的炮弹一样砸在了地上,一颗接着一颗,密集而迅速地覆盖了整个世界。
“糟糕,忘记带雨伞了。”
结束值日的罗小白站在教学楼一楼的走廊下,收回就要抬起的脚,看着眼前稠密的大雨,喃喃自语了这么一句。
早上的时候因为睡过头所以有些混乱,急急忙忙的收拾好自己就叼着面包片出了门,结果匆匆忙忙跑出了小区才想起昨晚小黑说的“今天会下雨”的话,但是人都跑出小区了再赶回去拿似乎不太可能,于是抬头看看蓝天安慰了自己一下就又继续夺命狂奔起来;上课的时候看着窗外的大晴天还庆幸可能是小黑感觉错了,结果这才没多久就遭了不相信他的报应。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一定把伞拿上!
——来自用书包顶着头没跑几步就浑身湿透然后退回了教学楼的小白。
教学楼里面已经空无一人,除了走廊里亮着的几盏灯什么都没有;冷风吹过空荡荡的走廊发出呜呼呼的声音,就算她并不怕鬼怪但因为衣服湿透也不免抖了几抖。
好、好冷……
抬手搓了搓胳膊,但摩擦而出的热量没几秒就吹了个干净;太过寒冷的情况让罗小白不由打了个喷嚏,然后更加抱紧了胳膊企图留下一点温暖。
雨一直在下,而且没有变弱的趋势,可天空的阴霾已经趋近浓黑,那是时间逐渐陷入夜晚的证明;小白已经躲到了楼道口那儿,因为积蓄的雨水已蔓到了一楼楼道,绿色的瓷砖地板上淌着一层浅薄的水雾,带着掉落的树叶顺着雨水荡出的纹路波动,忽左忽右的像是小白现在的情况。
妈妈怎么还不来呢……
莫名混沌的脑袋飘着这样的问题,在一片空白的思维里转悠了几圈之后从记忆区中拽出了答案。
对了……妈妈今天早上说过了今天会加班,可能会在公司里过夜,所以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那……爸爸呢?
爸爸出差了……
小黑呢……
小黑……
迷惘注视着前方的视线中突然出现模糊的影子,黑漆漆的颜色就快融入到周围的环境里去了,但是小白莫名地就是能看到他的身影,看着他慢慢地向着这儿走来,然后越发清晰地融入到记忆中去。
少年模样大的人,一身黑色的衣裤外面罩着一件黑色的短卦,撑着把碧草红鲤的油纸伞,白色的发金绿色的双眸,黑色的猫耳里是和瞳色一样的细绒毛发。
这时候年纪的小白还分不清美丑,只知道这个人很好看很好看,好看得熟悉到不行,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不过现在状态的她也认不出来罢。
少年俯下身,将身上的黑色短褂披到小白身上,温暖的气息立马包围了女孩,熟悉的味道让她不经挣扎就接受了衣料的包围,并且还自发自动地撵着衣角将其裹得更紧了些。
单手将女孩抱起,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温度,少年皱了皱好看的眉,意念微动用空间能力隔开雨雾与寒凉,看着女孩不再发抖得厉害之后,才转身向着来时的路慢慢走回去。
雨水随着少年脚踩过的地方泛开细微的涟漪,但很快被其他的涟漪覆盖;雨还在下,但已经没有了等待的身影,独留楼道里的几盏灯寂寞地闪烁,照亮流淌的雨水和清冷的楼道口。
·
第二天小白醒了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阳光透过大开的窗户洒在室内每一个角落,抽走湿气的同时也将被子晒得暖呼呼的;空气里弥漫着食物的香味,像是自己和小黑都很喜欢吃的鱼片粥的味道。
肚子在这时咕噜叫了起来,于是小白掀开被子,正要下床的时候门却被推开了。
黑色的小猫脚步轻盈地走了进来,翘起的尾巴上稳稳地端着一张比它自身还大的托盘;托盘的中间放着一碗粥,白色的粘稠米粒里伴着粉色的鱼肉,散发出的诱*人香味和着粥的色相一起鞭*挞着小白饥肠辘辘的肚子。
不知怎地就坐回了床的正中,身后垫着斜放的枕头还盖好了被子;黄漆的床上小桌凭空出现在面前,然后是那碗诱*人的鱼片粥伴着勺子安静地落在了桌面上。
黑色的小猫踩着猫步无声走到她旁边,“喵~”了一声后蜷起身子躺在了她大腿上。
肚子的饥饿感让她先拿起了勺子,三两口吃完碗中的粥,但是这碗粥的分量太小了根本不能满足她现在的胃口,于是她开口就要让黑猫起来自己去厨房盛新的鱼粥。
不过在她开口前黑猫先动了动尾巴,下一秒被吃得一干二净的瓷碗里面立马出现了新的冒着热气的诱人鱼粥;对此情况小白已经习以为常,于是又重新拿起瓷勺将白粥与鱼肉一起送入了嘴里。
吃着吃着脸上还出现幸福的笑容。
真容易满足。
黑猫不着痕迹地叹口气,下一秒又嘴角翘起露出清浅的笑。
但这正是她。
很快地小白就吃饱喝足了,放下碗勺拍拍肚子就要抱开黑猫下床去收拾厨房的时候,一抬头却是连碗带桌都不见了踪影,而被抱开在一旁的小黑猫摇晃着短了一截的尾巴,晒着太阳喉咙里发出懒洋洋的呼噜声。
罗小白嘴角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伸手揉了揉黑猫柔顺的毛发,说了一句“小黑我没那么虚弱啦”,就下床穿着拖鞋跑向了厕所,一番洗漱后走向阳台;阳台的洗衣机里还卷着洗好的衣物,因为不算多所以三两下就拿了出来。
当小白拿出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不禁愣了一下。
黑色的短卦,衣角和袖口绣着白色的云,没有衣扣,俨然是记忆里少年给她披上的那件衣物。
那么果然……
在小白反应过来之前一只手伸过她的头顶抽走了她手中的衣料,顺着衣料流走的方向看去就看到纤瘦的腰线;再抬头看去,先入眼的是线条漂亮的下巴颌儿、柔顺的银丝,然后才是那双金绿色的眼眸。
直直对视了一会儿,视线往上飘,看到那对外黑内绿的耳朵,又移回来看回那双金绿色的眸,小白翘起嘴角送出一个大大的笑,然后跳下垫脚的凳子,哼着小调跟上转身时鹳骨似乎有点微红的少年。
衣服没几件,在两人的一送一晒中很快就完成。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小白也没闲着,嘴巴开开合合问个不停。
“昨天晚上来接我的果然是小黑你呢。”
“嗯。”
“怎么会想到来接我呢?你不是正在闭关疗伤么?”
“……我有听到妈妈晚上加班的话,而你出门前的声音慌慌张张的,想必……不会记得带伞。”
“嘿嘿嘿。”不好意思的笑声:“小黑你还真猜对了。”
没说什么,只是嘴角翘起很微小的弧度。
见少年版小黑没接话,小白非但没闭嘴,反而说得更欢了:
“小黑,今天天气很好呢。”
“嗯。”
“既然天气这么好,我们一起打游戏吧?”
“……一般来说不都是外出么。”
“那,去山新家?”
“不要。”即答,同时转身回屋。
“那……去老君家打游戏?”小白笑嘻嘻跟上,同时继续提议着假日的消时计划。
“为什么还要去老君家?”
“因为我上次答应他了有空会带着周边去找他啊……”
随着脚步声的远去,两人聊天的声音渐渐变小,空旷的阳台上,只余下一大一小两套衣物,在阳光的照耀下,随着风翻飞起舞。
带着红晕的白鸟啪啦啦飞到阳台边缘,用喙梳理了一下羽毛后,一掌拍飞了另一只刚飞来的叼着玫瑰的白鸟;而一队麻雀正好排着队路过,末尾的小家伙看到这一幕后“唧唧唧唧”地笑了起来,然后因为忘了扇动翅膀而同样掉了下去。
风轻柔的吹着,掠过城市的每一处角落,天上的云轻缓地飘,柔软的边缘舒卷开来,缓慢勾勒出美丽的画来。
嗯。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后记:资深宅的胜利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