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光

你好啊,这里琉光,纯粹的BG党,乙女党,咸鱼一条,请勿ky喔

【浪漫传说】某一次的反向穿越(2)

旧粮搬运

原名《浪漫传说反穿渣文》

绝赞微妙修改中

那时候的文笔时真的不行啊……然鹅现在似乎更垃圾了(绝望的死鱼眼)

—·—·—·NO.2·—·—·—

《一次严肃的野餐》


在那天聊了一晚,将全部坦白后,小爱不再对月日里的强大武斗技惊讶了。
毕竟那可是月日里为了不死于非命,在一开始锻炼就是数十只强悍野兽的围攻下,磨练出来的技巧。
今天的天空很蓝,风也很柔和,天气不是一般的舒适,很适合野餐。
可是……
“为什么我还要呆在家里写作业啊!”小爱掀桌,抓过一旁看书的月日里的领子穷摇:“带我出去带我出去带我出去带我出去……!!!!”
当月日里成功让小爱放手并背起她的时候,房间门被敲响了。
小爱这才想起自己刚刚喊得太大声,慌忙捉住了月日里的衣袖,月日里拍拍她的肩,上前开门。
门外,站着的果然是弗雷,但是诡异的是也站着该隐,更诡异的是,两人手上的野餐篮。
在弗雷“适当的休息也是必须的”一话中,爱娘像是撒欢的野兔一样拉着月日里奔向了门外。门外早站着众位后宫,看到小爱出来,纷纷打招呼,对着月日里也是礼貌的点了下头。
毕竟月日里在这段时间以来可是帮小爱逃脱作业大魔王投奔他们怀抱的最大帮手啊。
阳光很好,微风很柔,花草很香,食物很美味。
如果没有这帮家伙闹腾的话……
“喂,那是我的牛奶!”
“哈?这上面又没有写你的名字,你凭什么说是你的?”
“想打架吗?!”
“行啊,本大爷奉陪!”
于是,两不靠谱的货打起来了……
一时间电光四射,两道人影交错攻击,连带着波及到了其他人。
托尔的雷电不小心擦到了伊邪那美,于是黑猫彪了,拿出苦无刷刷射出,却不想准头没对划到了杜尔迦,杜尔迦手中给小爱削的苹果就这么掉到了地上,杜尔迦一怒,对着伊邪那美就是两枪,可惜从旁飞来的碎石将子弹撞偏,打到了赫菲身上,赫菲看着袖子上的破洞阴了脸,瞬间组装出大炮一枪轰向杜尔迦,但是却打到了跳出来喊着“娘子~”想扑倒小爱的赵公明,于是赵公明也生气了,掏出定海神珠大喊着“都给朕还钱!”发了个大招。大招是无差别攻击的,所以众人都中招了,除了赵公明自己和发觉情况凶险躲到了树后的小爱及几分钟前说自己有事离开了的月日里。
【系统】:恭喜玩家【赵公明】成功完成【同时激起所有Boss愤怒】成就。
恭喜你妹啊!系统你从哪冒出来的啊!!
众人的攻击顿时全部落到了赵公明身上,打了几分钟,食物全烂了,连带着阿瑞斯特意放在远处的皇家巴洛克风后现代黄桃罐头(是这名字吧实在太复杂了卤煮记不清……)也碎成了渣渣。
阿瑞斯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真·无差别大招放出,震动翻涌的空气像是凶猛的浪一样从阿瑞斯的身边呈放射状飞奔而出,在小Boss们身上划出了深深的细长的伤口,连带着实在看不下去了走出来想劝架的爱娘也遭了殃。
遭殃就遭殃被呗大不了回家上药就好了,可是今天不知道女神宝物是抽了什么疯自动开启了能量反弹系统,反弹就反弹吧你干嘛只覆盖身体不覆盖衣服呢!!
于是……爱娘的衣服遭殃了……不管是外面的还是里面的。
亲,知道在很多人面前忽然衣服破碎瞬间裸奔的感觉是什么吗?问现在的爱娘吧,虽然她不太可能会告诉你。

客厅里,十二个人排排跪的景象可谓蔚为壮观,当然更壮观的是那二十四道细细的若隐若现的鼻血。而大嚎着“没脸见人”“嫁不出去”的爱娘则趴在月日里身上发泄怨气。
尼玛第一次被看要安慰人第二次被看要送人去医院这一次总算能被安慰了……虽然对方比我小。
爱娘在心中内牛满面。
这边厢在哀嚎,那边厢却在心中纷纷做着心理活动。
【擦没想到大爷我性取向没问题!】这是谁我不说了吧……← ←
【没想到小爱爱不是变异……我居然跟女生称兄道弟了!】花羽你的重点不对吧……
【原来大少爷是小姐吗……我居然一直没发现而且弗雷比我先发现了!可恶我果然还不够完美!】该隐,你的重点也错了。
【呜呜呜居然这么久都没发现小爱是女生……伦家要切腹!】不我觉得你好好负责就好了……
【娘子的身体好软的样子……嗷嗷嗷好想摸!】赵公明节操!
【似乎得早点下手了呢~】洛基你在想什么可怕的东西……
【回头得做点防狼武器了。】赫菲好老公!
【小姐被看光了……要杀人灭口吗?】弗雷不要黑化啊!!
【只不过是不小心,干嘛我也得跪……】阿瑞斯,不要推卸责任!况且没有吃到豆腐的感觉的话你流什么鼻血!
【……】阿努比斯你好歹想一点东西啊喂!
【……(脑海不自觉播放刚刚画面)……】“噗!”托尔停止你的脑补!
【呜呜呜呜这么多人看光小爱了以后要怎么分啊……】杜尔迦……你居然想到那么远了么…… 
于是就在众人长江黄河般涛涛不绝的无限脑力激荡中,爱娘终于哭够了,拉着月日里的手红着鼻头小小的打嗝,月日里摸摸她的头,然后开口:“要不要跟我去找一下这世界的力量珠?很快的才几个小时,就当散散步玩一下吧。”
力量珠就是月日里所继承神位的力量凝结而成的,因为某种原因在继承神位之前外泄至各个时空,所以月日里要利用随机的空间跳跃至各个时间空间将力量珠收回来。至于要怎么知道力量珠的存在,很简单,只要在某个时空中发现自己的力量被全部封印,就表明这个时空中有力量珠存在。
也就是说,月日里目前只能算是个残缺的半神,或者说连半神都不到。
“不行!”众人齐齐出声阻止,但是却被小爱的眼刀杀回。
倒是月日里很识相(在众后宫眼中)的开口了:“你们一起也行,不过要负责保护小爱。”
保护小爱什么的,不用说大家也会执行,于是一行十四人的浩大队伍出动, 目标是学院结界外森林中心的山。
为了加快速度,由杜尔迦背小爱,大家在月日里的带领下,一个个如风般在树间跳跃着冲向中心山,才几分钟的时间,就达到了山脚。
中心山并不高,也就两百多米,目标是山腰的一个山洞,大家休息了一下,就要再次动身的时候,地面却隐隐的震动起来。
月日里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看来我们不用爬山了。”
“为什么?”
“因为……”在越加剧烈的震颤中,一只蛇形的怪物破土而出,青色的兽眼直直地盯着爱娘一行人:“……目标自己跑来了。”
这只蛇大概有十米长,外表与普通的蛇几乎无异,但是额头上却镶嵌着一枚橙色的瞳孔样宝石,尾巴长着尖刺,身上散发的力量气息连阿瑞斯都不禁皱眉(虽然在盔甲遮盖下看不见)。
很强,深不可测的能量,强大的威压几乎让人喘不过气,众人不禁收敛轻松的心态,戒备起来,各个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但是月日里伸手阻止了他们的的动作,然后不知从哪儿抽出了一根笛子。
火红的,如琉璃一般晶莹美丽的短笛。
“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们自己保护好小爱就行了。”
她这么说着,执着又自信。


—·—·—·NO.3·—·—·—

《有时候某些事件开始得就是那么突兀》

战斗其实很快就结束了,在笛子不断的变化中。
那根短笛看似没有杀伤力,用处却多得眼花缭乱。
一开始是长剑,月日里只是拿着笛子转了几下,红色的琉璃长剑便在燃烧着的火焰中翻腾而出,在阳光下闪烁着绚丽的光,却锋锐得仿佛稍一动就会将空气切割开来。
可蛇怪的变异出乎意料的顽强,琉璃剑在他身上划出了数十道深可见骨的伤,却无论如何砍不断它的脖子和刺穿它的七寸,因为才划下一道伤,那伤口就会立即愈合。
接着黑色的灼刻着古怪纹路的巨镰出现,或者说是火红的琉璃剑变成了它,月日里和蛇怪缠斗了几招,然后不知发动了什么,身体迸发出淡色的光,狠狠一挥镰刀,蛇怪的头颅才终于整个离开身体。
最后是古朴的小刀,轻轻一刺,在用力一撬,橙色的宝石就这么入了手,随着宝石的离开,蛇怪的身体迅速缩小,最后变为了一只只有小指粗细的小蛇。
这巨大的反差让众人有些错愕,虽然猜得出那颗宝石的力量很强,但没想到强到了这种程度,如果这么强的力量真的如月日里所说只是她继承神位之力的万千残片之一的话……
想到那恐怖的力量,众人都不禁打了个寒战。
此时月日里已经将那颗宝石吞入腹中,然后不知为何捂着胸口蹲到了地上,大概半分钟后恢复了正常状态,只是站起来的时候,额头上闪烁着点点晶莹,显示着刚刚她所承受的痛苦。
“我该走了。”伸了个懒腰,月日里突然的宣布了这个消息。
“咦?!”这么突然的消息有些让人措手不及,爱娘挣开该隐抱着她的手,走到月日里跟前,问:“怎么这么突然……”
“个人问题而已……”伸手揉揉小爱的头:“还会回来看看你的……安啦。”
“别揉我头啊我比你大啊……”虽是这么嘀嘀咕咕着还是乖乖给人蹂躏:“要回来看我喔。”
“嗯,”月日里微微笑:“拜拜。”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繁杂美丽的魔法阵旋转着绽放,月日里对着爱娘挥挥手,后退一步,魔法阵立马吞噬了她的身体,然后快速的消散,碎裂成十三束紫光注入众人的额头。
头脑有一瞬间混乱,随即清明,小爱用手拍拍额头,在心中嘀咕一句『怎么忽然头晕晕的……』 然后,一声『是啊』闯入脑海。
根本是下意识的转头,小爱看向杜尔迦,发现众人也纷纷看向了他。
杜尔迦似乎也被吓到了,紧闭眼甩甩头,睁开眼的时候『这一定是错觉!』的话跳入小爱的脑中。
小爱抽抽嘴角,没开口,但是却在心里吐了句槽:『不是错觉。』
这下,大家的眼神更惊悚了。
『……看来那个魔法阵散开的光让我们有了心灵沟通的能力。』阿瑞斯的声音近的就像是在耳边说话,可他偏偏没开口。
『是意外吗?』赫菲问。
『应该不是。』该隐摇头。『总感觉是故意的……为什么呢?』
『谁知道!』托尔烦躁的抓头发。
一阵沉默。
“……总之,先回去吧,”最后小爱发言了,众人点点头,杜尔迦二话不说背起小爱,向着学院的方向跑去。
这混乱的一天就这么以月日里的离开告终……
才怪。
刚到达校门口,就听到一阵喧闹,操场处挤着一堆人,爱娘的八卦天性被激起,后宫们只好无奈跟上。左推又躲的到达前头,爱娘终于看到处于热闹中心的事物。
那是一颗小树苗,当然,能成为八卦点的小树苗是不会普通的,小树苗的顶端生长着——或者说闪耀着一团变化着七色的光辉,漂亮得炫目,小爱不禁看呆了,所以当“灾难”发生的时候,她没来得及阻止,应该说根本无法阻止。
在十二位后宫们通通都站在爱娘身后或身旁的时候,女神宝物突然闪烁起耀眼的白光,和树苗顶端的七彩光芒相呼应起来,时强时弱的光芒如同心脏的脉动,隐约的小爱似乎还能听到沉稳的“咚咚”声,可是想要听仔细时,那声音又变得遥远——·
猛地睁开眼睛,刺目的阳光晃得东方爱的眼有一瞬间的失常,视线逐渐清晰时,事实的冲击又让她的大脑停止了思考。
淡粉白为主的小女生系房间,虽然很像,却不是她在道道尔学院的宿舍布置。
她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了。
咬着下唇,东方爱将脸埋入曲起的膝盖和交叠的手臂中,眼眶涩涩的,没一会儿就被温热的水液浸湿。
杜尔迦、托尔、花羽、洛基、阿瑞斯、赫菲、阿努比斯、荷鲁斯、伊邪那美、赵公明、弗雷、该隐……小爱在心里呢喃着所思之人的名字。
不会……再也见不到了吧……
『不会哟~』低低的声音用着爽朗的语气出现在脑海中,洛基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来去无踪:『还会再见的啊。』
『什么不会再见到啊!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本大爷吗!』荷鲁斯的口气总是怒气冲冲 ,不论是平时还是安慰人的时候。
弗雷的声音永远那么冷静:『小姐,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家……你们呢?』
于是统一的『不知道』成了回答。
爱娘扶额。
『娘子~我在一个名叫珈蓝中学的地方喔~』赵公明无论说什么语气永远很欠扁。
『那不是我们学校吗……等着不要乱跑,我去找你,至于其他人想办法找出周围的标志性建筑物,然后告诉我。』说完,在众人的应答声中下床洗漱换衣服,带上钱包和钥匙跑了出去。
二十分钟后,校门口,小爱找到了一身骚包红衣的赵公明。
【系统】玩家【东方爱】捡到【赵公明】×1
……系统君你怎么又粗现了。
鉴于赵公明的大红色露肩汉服太骚包,路上回头率太高,为了不继续被围观,东方爱将赵公明拉进了公园。
于是……
【系统】玩家【东方爱】捡到【赫菲】×1
“你们不会就分散在附近吧……”
“没有喔娘子,我只在附近感受到几个人而已,其他的就不知道啦~”赵公明甩开扇子,闲闲扇风。
“哪几个?”
“杜尔迦、花羽、洛基、伊邪那美,还有阿瑞斯。”赫菲面无表情的回答。
于是,东方爱又用心灵沟通联络了其他人。
照着附近几人的描述,东方爱分别又在几个地方找到了杜尔迦几人,然后,另外几个人的回答让她傻掉了。
『小姐,我旁边有一个莲花形的金属加石头的雕像。』这是弗雷的回答。
『那里是好几个省外啊你究竟是怎么掉到那里的啊!』
『我看到一个美丽得足够匹配少爷您的纯白建筑。』该隐的声音响起。
『纯白建筑?』
『嗯……好像叫什么白金汉宫。』
『那里是欧洲啊你怎么会在那啦!!』
『周围都是沙漠很不舒服,有很多三角形的建筑。』荷鲁斯的声音带着烦躁。
『跑埃及去了吗!!』
『我好像在一个小岛上,岸边大海里都是古怪的尖锐黑石。』
『这要我怎么判断啊……』忽然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你不会在北欧吧……』没记错的话,托尔是北欧神话中的神祗。
『谁知道!』托尔暴躁的回答。
『阿努比斯,阿努比斯呢?惨了他不会说话,这要怎么找啊!』小爱急的团团转。
“小东,没事的,我一会儿就做一个定位追踪仪。”赫菲上前摸摸东方爱的头:“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将大家找到。”
“嗯。”擦掉眼眶里打转的泪,东方爱点点头:“那我们先回家吧。”
回到原先世界的第一天,就这样在焦急中渡过。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