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光

你好啊,这里琉光,纯粹的BG党,乙女党,咸鱼一条,请勿ky喔

昨晚画完忘了丢这里了,睡一觉起来这么一看总感觉荒的头发被我画得好花


是七夕时候发生的事

本来给对方做了造型打算晚上出门约会的两人,因为打架于是被强制留在家里看家的荒和陪他的座敷

两个人一起坐在缘侧看书

“抱歉……”

“没事,有你在就行。”


我跟你说喔,座敷才是攻

【荒座】初遇

当年的你还是个不服输的小屁孩

而我早已是位居第二的爹

是 @四方长白 的点梗

自创人物出没注意

一番画下来全他妈在偷工减料,画画真伤身(揉腰)

另外这幅条漫告诉我们,Q版是最吼滴, 省时省力,所以正常体态以后还是别画了,丢人

座敷:感觉身体被掏空

有人点梗吗……想产粮却没脑洞了(*꒦ິ⌓꒦ີ)

啊对了,B萌现在阴阳师有些危险啊,请去B站投上宝贵一票

(单方面)吵架/生气


没法画下去了……_(:з」∠)_我需要超级简单的ps入门教程,能告诉我头发笔刷啊快速选区啊之类的

【荒座】傻白甜日记4

#这篇发完又没存稿了#

#琉璃皮皮担当和助攻担当,真的,请不要讨厌她_(:з」∠)_#

#下一次更新又是遥遥无期(被打)#

—·—··—·—

《平行四界》4


人生大起大落不过如此。

荒愣愣地跟着老师走在潮湿的走廊上,脑袋一片空白,到现在还没回过味来。

女的……

脑袋里那个女生恶劣的笑还在晃来晃去,每跳一次,就撩拨得脑壳疼一次。

他的脑袋里有些混乱,但梳理开来全是骂人不带脏话的句子。

……好好一个女生,穿得这么像一个男孩干什么呢!

终于总结了这么一句吐槽出来的时候,老师停下脚步,站在了一间教室门口。

荒回过神,下意识抬头看向门牌。

二年3班。

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跟着老师进入班级,站在讲台上一览底下人的时候,却看到座敷正在教室左边中间的位置坐着,坐姿端正而乖巧,眉头却微皱着看着他。

荒心中一喜,想着自己的预感居然也有没成真的时候,一转眼却看到旁边组最后桌那个叫琉璃的女孩子坐在那里,托腮看着他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他被她看得毛都炸了,当即装作没看到,转头开始应付起自我介绍。

话不多,就三个字,我叫荒。

说话的时候神色冷漠。

老师突然觉得,未来这个班会不太好带。

一想成谶。

 

教室五个组,荒的座位被安排在第三组最后一桌,而座敷在第三组第四桌,距离可以说不远,但也不近。

荒有点不甘心,但也没办法,只能在座位上坐好,乖乖听课。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荒跑到座敷座位旁边:“座敷。”

“嗯?”座敷下意识应了一声,反应过来后转过头:“什么事?”

荒一脸低眉顺眼:“没什么,就是班里我只认识你,所以——”

“所以什么?”一双手突然伸出来,环住座敷的肩膀将她抱在怀里;琉璃下巴抵在座敷头上,在她的抗议声中懒懒散散地笑着看着荒:“你想做什么呢?小哥?”

荒被琉璃那双黑黝黝的眼睛看得烦躁不已,但想着这家伙是座敷的朋友又忍了下来,只看着座敷说:“让我和你呆一起行吗?拜托了?”

他的表情太诚恳了,诚恳中还有着浓厚的请求,配上那双大眼睛,看着可怜的不行。

对于荒的请求,座敷犹豫得不行,直觉上她总觉得要离荒远一点,理智里又不太放得下这个可怜兮兮的家伙,毕竟照着他这样胆小的性格,到时候肯定要在班里受欺负。

磨磨蹭蹭的时候,一旁的人又抢存在感了:“哎呀,小座敷你犹豫什么?收了他呗,反正你最近缺个小弟不是吗?”一边说一边还拍拍荒的肩膀:“我看他骨骼惊奇身强体健,天生一副做马仔的好料,以后学习也不错,又能跑腿又能帮你补习,挺好的挺好的。”

一番话下来搅得两个当事人头昏脑涨,从迷宫般的思绪挣扎出来后自然而然地就只锁定了自己听懂的部分。

荒是内心so:虽然是以小弟的名义留下,也还行吧,这个家伙其实也还可以嘛。

总而言之对琉璃的这波助攻还算满意。

而座敷……

“琉璃你又看了什么学的新词啊……”座敷一脸无语地看着脸蹭到自己旁边的人。

“诶嘿嘿《XX行者》喔~”

课间十分钟很快就过了,所有人回到自己的座位,在班长的口号中鞠躬敬礼,然后开始听课。

荒其实在以前的留守儿童生活中早就找家教学完了小学课程,所以对于老师的讲课兴致缺缺,用手滚着笔的时候不知不觉就看向了座敷的方向;小座敷正认真的听讲,脸因为不懂的地方微微鼓起,眉头也微皱着,小模样可爱得不行。

因为太过可爱,结果荒看着看着就下课了。

然后是再上课,下课,上课,放学。

真是充实的半天_(:з」∠)_

放学之后是两个人一起回家的——没错,一放学琉璃那家伙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对此荒暗暗地点了个赞——坐在车上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不过荒也满足了。

回到家,第一时间照面的果然还是老爷子。

“今天上课怎么样?”老爷子满脸祥和的微笑,一般人打一照面的时候都会觉得这个老人家真是和蔼可亲,荒却在这两天里看透这个老人家慈蔼外表下皮得不行的本质,为了避免自己被调笑,所以咕哝了一句“还行”就背着书包往房间去。

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不想知道怎么和小座敷拉近距离吗?”

充满笑意的嗓音里都是促狭。

荒的脚步顿了顿,原地思考人生一分钟,缓缓地转过了头。

【荒座】傻白甜日记3

#自设人物出没请注意#

#短小再次上线#

#我就是低伏少产水稻嘛没办法_(:з」∠)_

—·—··—·—

《平行四界》3


荒最后还是没去成小座敷常去的地方,小女孩子带着他走了一圈大院,囫囵记下了各个区域的分布,就以家里人等着自己回去为由把荒送回了楼下,然后自己一个走了。

作为男生却反被送回来的荒站在楼门前看着座敷逐渐远去的背影,挫败地垂着头,转身上楼回了家。

家里,早已通过勤务兵知晓了两小孩一切互动的荒老爷子正坐在客厅里看报纸,可惜他不时抖动的肩膀和偶尔发出的“嗤、嗤”笑声都出卖了他;荒路过的时候恼羞成怒地瞥了他一眼,然后跑回房间“嘭”地关上了门。

客厅里老爷子的笑声更大了。

两日后,小雨,凉风绵密。

荒站在楼门里等着老爷子的勤务兵开车过来送自己去上学,其实学校离这儿并不远,不过两条街的距离,但这样阴雨绵绵的天气,老爷子担心他身体,所以荒也只能大少爷一回了。

……说得好像他以前没人接送似的。

兀自发呆的时候车来了,荒坐上后位,黑色的越野便平稳开了起来;但刚驶出小区没一会儿,荒就眼尖的看到了车站里的一个小身影。

“停一下车。”他淡声开口,镇静的模样却在车窗降下看清小女孩子的刹那瞬间破功;女孩子还是穿着那身橙红色的外套,在这蒙蒙雨雾里,亮眼得惊人。

他指挥车开到车站,然后打开后车门,对着瞪眼看过来的小女孩子腼腆地道:“我、我送你去上学吧。”

“……不用了。”本着远离变态的原则,座敷沉默了两秒,果断拒绝了他。

不去看男孩子受打击的样子,座敷转头,看向了车站外的人行道。

荒也下意识地跟着看过去,就见一抹红色在雨雾中渐渐清晰,踏着细微的水声,显现在两个人的视野里。

是一个人,大概小学两三年级的样子。

“嗯?”那人收起雨伞,踱步到座敷身边,看着荒:“这谁?”

“黄爷爷家的孙子。”座敷回道,顿了下,又说:“叫荒。”

“喔?”那个人发出这么一个字音,然后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荒野戒备的看着这个人,黑色头发,带着一顶毛线帽子,橙色外套白色里衣,黑色长裤灰色球鞋,很瘦,但是身高和自己居然差不多。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居然站在座敷的身边。

好……羡慕……

手在不自觉的时候握成了拳,少年并不知道自己眼中的嫉妒已经出卖了他,只是坐在车里,狠狠盯着人看。

完全感受到敌意的小孩眨眨眼,突然露出一个及其富有恶意的笑来。

“座敷。”他突然伸手,揽住座敷的肩,将小女孩子带到自己怀里,脸贴着脸和她说话:“这么大的雨天,公交车肯定又湿又闷,我看这辆车挺空的,要不你跟这个叫荒的说说让他送我们去学校?”

“哈?为什么是我?”座敷表示很不解。

小孩子拍拍座敷,笑得灿烂:“我跟他不熟嘛~”

我又跟他很熟吗,而且几分钟前我刚拒绝了他呢。

座敷腹诽,但别扭了一会儿,还是张开了口。

但在她出声之前,荒抢先一步再次做出了邀请。

“我送你们去学校吧。”他说,对着小孩子冷冽的眼神在面对座敷时温和得不行:“平安小学我也要去的。”

“爽快!好了小子,往里面去,不然我们进不去。”

本来座敷就要开口了,但是旁边的小孩子抢先一步,拍了拍荒的肩膀然后一个用力将他往里推了推,然后护着座敷先上了车,自己才最后上来关上车门。

还不忘用手垫着车边,真绅士。

荒讽刺地一扯嘴角,内心里开始有什么在翻腾。

车在三人坐好后就开动了,后座很宽阔,三个小孩并排坐在一起,还能随意地动来动去。

“诶~这辆车还满舒服啊,改天让阿澡也买一辆好了~?”

闹腾的家伙在上车后也不安分,坐在座位上东张西望,摸来摸去跟个乡巴佬似的。

座敷怎么会认识这种人。

暗自生着闷气的时候,那家伙似乎是玩够了,安静下来,静静地盯着浑身溢满怨气的男孩子几秒。

然后。

“说起来我还没自我介绍呢。”他突然开口,在引来座敷和荒的双双注视之后,笑眯眯地继续道:“大院三栋909的住户,平安小学二年级3班,名字叫琉璃,还有……”

他倏然露出一个极富恶劣意味的笑来。

“是个女生。”

一个关于羡慕而引发的秀恩爱的故事

刚刚接触ps,一天的摸索过程中线稿差距很大,见谅。

最后一张对话:

座敷:放开我,你睡迷糊了吧,给我醒一醒!←类似这样的话

荒:……(懵~)

御馔津:Σ诶!那是刚睡醒的状态吗?!

以及最后在座敷的抗议无效下荒还是变成坐骑了呢

……说起来,我多久没更新傻白甜日记了来着

【荒座】傻白甜日记2

#想不出好的文名谁能帮帮忙#

#又是很短的一篇#

#小小声的说没存稿了#

—·—··—·—

《平行四界》2


荒转学了。

从爷爷家回来之后他就一直缠着父母给他转校,死缠烂打软磨硬泡,最后三人来了场家庭讨论,综合各方面的条件,最后同意了荒的请求。

虽说现在的住处也很好,但平安市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省市,不说别的光那林立的高校就足够吸引父母们将孩子送过来,更何况如荒所说,他们作为最亲的亲人一年却没多少天能陪在孩子身边,与其让孩子孤单一人那么还不如送去老爷子那儿,两个人都有依靠,一举两得。

打电话给老爷子确认之后,两边一拍即合,荒爸荒妈开始找关系给孩子办手续,老爷子那边也使了力气,于是不过一周时间,荒就从蔚海市第三小学转到了平安市平安高中附属小学。

转学手续确定会过但还没批准的那两天,一家三口倒腾了荒的行李开车送荒去老爷子家顺便再聚一聚,正好碰到上门送东西的小女孩子,相互介绍后,看着儿子红通通的耳尖和没话找话的跟屁虫样,两口子恍然大悟,荒妈给了荒爸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后者轻咳一声,把人拥在了怀里。

小女孩子名叫座敷,很有礼貌,被个陌生阿姨拉着问东问西也不烦躁,笑起来还可甜可甜,抱起来软绵绵的手感加上淡淡的奶香味,当场就萌得荒妈抱着座敷不撒手,甚至在儿子瞬间凶狠的眼神下蹭得更欢了。

走的时候荒妈兴致勃勃想着要不要再生个女儿,荒爸先拿出荒转学之前的分析打消了荒妈的念头,最后却又揽住荒妈的肩,感叹着道:“生孩子那么痛,我可不想你再受苦了。”

感动得荒妈当即就献了个吻,而荒爸在心里露出了计划通的微笑。

说回两小孩这边。

荒爸荒妈走后,座敷本来也打算离开的,但是荒的爷爷叫住了她。

“小座敷呀,荒刚转学到这边,还不熟悉周围,能带他转转咱们小区吗?”

老人家和蔼可亲笑眯眯地拜托你帮个小忙,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答应呗。

其实座敷对荒还是有些印象的,毕竟这么大个子(这里座敷暗暗咬了咬牙)的一个人在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又是结巴又是胆小到瑟缩,实在是难得一见,加上他长得蛮好看,而且时隔也不久,所以在看见他的时候,她立马就想起来了。

但她还是选择在荒爷爷介绍荒的时候装作第一次见面的样子,因为莫名的感觉,面前的男孩子还是少接触为妙。

可惜荒爷爷打破了她的计划,于是只好认命带着人下楼转悠。

下楼时两人都很沉默,只有脚步声在空荡荡的楼道轻轻地响,但在出了单元门之后,荒一把鼓起酝酿已久的勇气,上前一步拉住了座敷的衣角:“那、那个!我叫荒!”

“我知道啊。”被突然拉住衣服,座敷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结果就听到这小子这么一句;她慢慢转过头,眼神略带点鄙视,淡然道:“刚刚爷爷介绍的时候就说了。”

其实座敷非常想甩下荒一走了之,但礼貌让她克制住了自己的脾气,并作出回应。

“我叫座敷。”她老成地叹口气,抬头看着荒:“你想看哪里?”

小区是个大院,除了住宅楼还有运动场、娱乐场、足球场、篮球场,足够老人孩子玩的;荒在来之前也是稍微了解过一点这个小区的情况,所以当即不假思索地道:“你最常去哪里?”

……………………

好么。

小女孩子的眼神快赶上看变态了。

【荒座】大概是傻白甜的成长日记

梗的来源来自 @阿樾 的一幅幼驯染荒座

现代paro,邻家小妹座敷X超模荒

#虽然很美好,但因为感觉不到位所以一月多我还是处在难产状态#

#更很慢#

#特别短#

#文笔垃圾#

以上

—·—··—·—

《平行四界》1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小区的花园。

那天荒的父母好不容易排出了一周的休假,正巧碰上荒的爷爷六十大寿,于是便给荒请了假,带着他去了平安市的爷爷家。

和爷爷打过招呼后,荒便偷空溜出了家门——他实在是应付不来大人的场合,即使所有人都在称赞他,但过多的视线还是令他不自在。

何况,堂兄弟们的眼神很刺人。

顺利下楼,荒漫无目的在小区里溜达起来,他的方向感很好,并不怕迷路,这才敢到处走;走着走着,他进入了一个树丛茂密的地方,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座敷几个的聚会地点——小霸王的秘密基地。

不过那是后话。

今天的天气很好,天清气爽阳光热烈,被春寒层层浸透过后只剩下一些暖呼呼的温度撒下来,透过稀疏的嫩叶落了满地的斑驳;荒被那嫩草上舞动的精灵吸引,不自觉停下脚步,也就在这时,衣物摩擦的悉索入了他的耳。

“你们终于来啦我等了好久……你是谁?”

突然从灌木后窜出的女孩有着一双深棕色的漂亮大眼,挺翘的小鼻子粉嫩的小嘴巴,光洁的额头可爱的眉毛,分成两股梳成辫子的头发坠着铃铛乖巧地垂在身后;穿着一身橙红色的毛外套,边缘白色的软绒衬着她圆圆的小脸白里透红,黄色南瓜裤和白色丝袜露出绝对领域,同外套色系的小短靴缀着白色的圆球,随着步伐微微颤动。

荒愣愣地看着女孩子朝着自己越靠越近,脑袋里波涛万丈,整个人都是懵的。

“喂。”直到站在面前了,还是没有得到回应,座敷艰难地仰着头,周身渐渐散发杀气:“问你话呢!”

马丹这个人是吃什么长大的啊这么高!

座敷在心里腹诽,同时杀气更重了。

而被女孩子凶巴巴的话喊回神的、向来不口若悬河但也才思敏捷口齿伶俐的荒,生平头一次,结巴了。

“不,那个……”刚刚她是问了什么来着……?

“嗯——?”超凶地瞪着人。

耳尖通红的男孩无措地支吾,眼神闪躲,柔软可爱的女孩子叉腰瞪眼,步步紧逼,两个人一前一退,猛看过去像是电视里的小娘子被调戏。

只不过性别和身高都颠倒过来了。

小树林外的女孩子啃着苹果,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这一幕,略有点滑稽地想着。

这便是两人的初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