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光

你好啊,这里琉光,纯粹的BG党,乙女党,咸鱼一条,请勿ky喔

【浪漫传说】某一次的反向穿越(8)

—·—·No.14·—·—

《意外的友人来袭》


黑暗下潜伏的野兽行动,光明的女神无法知晓,也不需知晓。
东方爱一如概往的烦恼着学校女生对自己的敌视,在睡梦中狂虐害自己不好过的三人,然后生龙活虎的起床,迎接新的一天。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意外的她什么事都没有,那些敌视自己的人虽然眼神依旧,但是却完全没对自己动手。
看来自己的小说看太多了啊……甩甩手,东方爱无奈笑着走出洗手间,向着教室的方向走去。
所以她没发现……不对,她根本发现不了楼梯拐角处结界中一手抵着一个女孩额头按在墙上的金发少年。
“哎呀哎呀小爱真是的~一点~警觉心都没有呢~~”直到紫发女孩进入教室,杜尔迦才转回头看向手中指缝间少女惊恐的眼,他的笑容灿烂异常,可是手中的劲道却一点也不轻,且还有加重的趋势。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想要加害小爱,事实上我也不太想知道,不过如果你真的动了她一根寒毛的话,我就让你……”
“…死。”
少年吐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脸上璀璨的笑倏然阴沉下来,眼中杀气迸射,面无表情的看着惊惧到极点陷入昏厥的少女,无聊的撇了撇嘴,伸手在少女脑袋的某个点上一拍而过,再掰开她的嘴巴塞入一颗药丸,然后丢垃圾一般随手将少女往角落一丢,就悠闲的走人了。
教室里,小爱刚落座,班主任就拿着讲义进了来,而本来应该上这一节课的化学老师却站在门外。
“大家安静一下喔。”蓝色头发的班主任和蔼的笑着说道。
于是一瞬间,教室便安静了下来。
果然幽默风趣又温柔的老师招学生疼。
司空际看着安静下来的教室,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也不废话直接进入主题。
“有新同学转过来喔,大家鼓掌欢迎如何?”说着转头看向教室门口:“杜若同学,进来吧。”
杜若……这名字好耳熟,在哪里听过?
东方爱苦思不得,于是只好放弃,抬起头来看看转学生长得怎样。
于是她被惊到了。
“……a、啊咧?!!!” 
·
“都是你啦,害我被铁菜花骂。”
放学的时候夕阳还未完全,以至于抬头望去就能看见被淡蓝与粉橙分割撕扯出白色伤口的天空,而在远处的地平线,血一般的光芒正在缓缓爬升。
归家的学生潮中一队人马尤其显目,金光闪闪的美男众环绕着的娇小的女孩,而黑发的女孩则单独一人走在队伍左边两步距离的旁边位置。
紫发的女孩鼓着脸视线穿过后宫众埋怨的看着黑发女孩好一会儿,然后忽然伸手拨开碍路的两人走到队伍最左边开口先发制人。
早上太过惊诧引起的尖叫扰乱了别班上课的安静,结果一下课就被铁菜花叫去了办公室训话一顿,别提多倒霉了。
黑发女孩愣了一下,然后狐疑的转过头盯着紫发女孩看,直到看得她发毛了才开口。
“没想到你居然有潜在的傲娇因子……”
“谁傲娇啦!!”爱娘炸毛。
月日里无奈伸手揉揉紫毛,在东方爱躲开前就缩回了手:“明明挺想我的却不好好开口打招呼反而一上来就是抱怨,这跟故意捣乱引起父母注意的孩子有什么不同?”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爱娘的炸毛程度又上升了一个境界。
“我、我才不是小孩子呢!!” 
“嗯嗯你不是不是。”
“你这敷衍的口气是什么啊!哇哇哇你不是月日里月日里才不会这样!把我的月日里还回来——”
“哎呦我什么时候不是我了?”
“月日里才不会用这种口气说话啊啊——!!”
“什么啊我这样很正常的好吗……”
看着打打闹闹着向前跑的两人,众后宫们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压下心中些微爬起的妒意,才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回到家后,给月日里安排了住处,两个人窝在布置舒适的客房里,爱娘抱着枕头,和月日里“含情脉脉”的对视了一段时间,才纳闷开口问:“你怎么在这里?”
“收集力量啊,这还用说么。”月日里平淡回答。
“来了多久了?”
“一周。”
“可是你的岁数……”爱娘上下打量:“……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在道道尔的时候谁都可以打工,但这儿不同可是有法律规定的,月日里个13岁的小屁孩没工作哪来的钱养活自己啊?
“唔算是秘密呢……”月日里勾唇,懒懒的笑容配上懒洋洋的腔调莫名的让人想要挥拳。
东方爱忍住揍人的冲动,然后摊开手掌,撅嘴:“我的礼物。”
走之前就说好了再见面一定会带礼物给自己的。
其实她也知道这次的见面只是个意外,可是见到她莫名的就是想要使性子撒娇,完全压不下来。
月日里无奈摊开干净的手掌:“没有,下次行不行?”
“那你欠我两个礼物。”
“知道了知道了,睡觉吧。”
月日里摆摆手就要关灯,但是动作顿住看向了还坐在床上的爱娘:“你怎么还不走?”
“我要睡在这。”爱娘郁闷的将半张脸埋在枕头中:“杜尔迦和赵公明最近老是半夜爬床,我才不要一个人睡。”
“那你可以和伯母睡啊。”
“不行。”似乎想到什么,爱娘忽然将整张脸都埋在了枕头中:“爸爸和妈妈晚上会……会……”说着说着白嫩的小耳朵就红了。
好吧这真是充分的理由。
既无奈又同情的摸摸爱娘的头,月日里关灯掀开被子钻了进去,爱娘紧随其后。
一夜好眠。


—·—·NO.15·—·—

《我的英雄》


“矮油~~这点小事居然还要朕出马,你们这些家仆果然不靠谱啊~~”
“少罗嗦,要不是不懂这些我们才懒得理你。”
“啰嗦什么!干不干一句话!”
“知道了知道了,为了娘子朕就参一脚吧。”


珈蓝中学出大事了。
准确的说,是初三二班的蓝依家出大事了。
忽如其来的资金危机不知从何出现,不找其他企业的麻烦,就专门针对蓝氏商务砍,也不知对方耍了什么手段,居然不管怎么样都查不出来,让蓝氏家族的人整天手忙脚乱心慌慌,却依然找不着北。
而且,据班上有个狗仔娘亲的同学说,不仅仅是资金危机,似乎他们家里也是坏事连连……
蓝依这些天憔悴了不少,而且不巧出了车祸但是运气极好的只受了一点擦伤,轻微的伤配上满面愁容看上去楚楚可怜,惹人心疼。
可是就算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她却依然将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在妆容上完全找不出一丝瑕疵。
东方爱和月日里手拉手走入教室的时候正好全班人都围着蓝依做安慰状,以至于教室中间人数爆满堵了不少路,不过前往两人座位的过道倒是一个人都没有,方便了两人轻松上座;只是在拉椅子的时候不小心发出了声响,于是乎全部人的视线都齐刷刷的射向了两人。
月日里表示这些视线不算什么,很是淡定的拉开书包拉链准备文具;而东方爱原本有点受不了这些刺人的视线,但是在月日里的气场影响下,立马也就淡锭了。
她们这般平静,倒是让别人接受不能,当即就有人发话,来势汹汹颇有占理之势。
“喂,你们两个!同班同学遇难了你们不过来安慰一下反而坐在旁边冷眼旁观,还是不是人啊你们!”
说话的人毫不例外的是和东方爱不对头的双人组之一徐慈芯,站在人群里冷厉的双手环胸散发王八之气,意图以势压人。奈何真正的高手月日里就在旁边,只那么一撇,就破除了对方虚张声势的压力。
东方爱表示只要有月日里在不管什么都不用怕了。
气势破解之后当然就是话语还击。
“自古以来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有因即有果,这世上每一个生命每一天都在做出选择,然后每一天都受着自己以前的选择所带来的结果,就算是神明都不能幸免,更何况只是区区一介人类?”月日里眯眼看着蓝依:“这世道可不是由人在称霸而是由天道在管,你做了什么,那么以后就要承担什么。蓝氏公司以前干了什么才能发家没人知道,但是自己造的业由自己吞下可是这个世界的最基本准则,现在只不过是倒台而已,其实已经是最仁慈的裁决法了好么。”
“而且,倒台的是‘蓝’氏企业,可不是‘杜’氏企业或者‘东方’氏企业,与我们没干系,那么我们为何要感到焦急不安呢?”
说完这些话,月日里便自然的坐回了座位,拿起书本没再看同班同学们一眼,至于爱娘,为了避免炮火转移,也是有样学样的拿出一本书开始翻看,神情专注,一副“不管谁来都打扰不了我”的神情。
众人沉默,大多人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蓝依的目光逐渐蕴上了浓浓的八卦意味。刚刚月日里那一番的话里有话着实精彩,在转移了焦点的同时,没有点破什么却是明白的告诉了众人现在蓝氏商务的灾难都是自找的,因为当初蓝氏商务能在商业圈站稳脚跟是耍了不入流的手段,现在只不过是现世报来了而已。
蓝依被月日里的一番话气得浑身发抖,想要发作,但是又被周围那么多的视线盯着,只能生生的憋下这口气。还好上课铃及时打响,要不然再这么被看下去,她准得打破自己在学校苦心经营的淑女形象,在大发雷霆一场之后捂着脸飞奔回家,然后第二天传来转学消息。
可是要她这个从小娇生惯养睚眦必报的大小姐就这么受下这么口气她又不甘心,于是在算计一番后,一个计划在心里成型……


放学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被叫去教师办公室让生物老师训了一顿,以至于晚了时间。出校门的时候天空已经被夕阳染成刺目的色泽,满目流转着将最后的金光赶向远处天的角落里,让山后方的残阳虚弱的张开大口吞掉丝丝缕缕的色彩,毫不咀嚼的将除了残红外的所有颜色啃噬殆尽,然后只余下夕阳的光,给予沐浴在这光里的世间万物一个疲惫的打呵欠的权利。
明明该是往家赶的温馨的色彩啊却莫名的觉得有些残忍。
少女踩在不知为何铺设的石板路上侧头看着远处的夕阳,脚下略有些急促的步伐是想要见到家人的慌张,但是身旁黑发少女伸过来的手心带着的些微凉意犹如夏日的里的一碗沙冰,轻易的将焦虑带走只剩下甜意,在心里萦绕着,莫名安心。
“好了好了慌什么呢我不是都已经将那些人解决了么。”少女清冷带着无奈的嗓音在身后响起,在带着她走出梦魇的同时也将最后一丝烦躁抹去,东方爱无言的转身看着她,眼眶里水光流转酸涩莫名。
几分钟前的场景犹如黄粱一梦,梦醒了周遭应该如常依旧,可是黑发少女裙角和指尖的血迹赤裸裸的告诉她,所有的一切都是现实,不存在什么幻境,也不给予用梦逃避的权利。
那些陈年旧事依然存在于记忆里,是最鲜明的痕迹,消不了抹不去覆盖不起无法逃离,于是只能接受,然后忘去。
其实啊不过都是心理问题,当放下的时候,才知道不过是噩梦而已。
“笑着笑着就哭了可不适合你啊,你属于哭着哭着就笑了的那一路才对吧。”那个人的话和眼前人的话重叠,明明陌生,却又熟悉。
“我忽然有些怀疑我那时候见过你。”东方爱擦掉眼角的泪,同时擦掉那些过往的心悸。
记忆中昏黄的烂尾楼里那些画面和刚刚巷子中的诡笑重叠,逐渐模糊然后远去。
可是只有那个人矫健的身影,在脑海中越发清晰。
喂我的英雄。
原来你在这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