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光

你好啊,这里琉光,纯粹的BG党,乙女党,咸鱼一条,请勿ky喔

【浪漫传说】某一次的反向穿越(4)

旧粮搬运(耐心逐渐消失.jpg)

原名【哔——】

修——(欧拉)

胡言乱语.jpg

—·—·—·NO.6·—·—·—

《核平日常倒计时》

——距离开学还有五天——
东方爱是在诱人的香味中醒过来的。
推开房间门,东方爱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嘀咕着“妈妈我要吃三明治”的话进入厨房,然后僵住。
那、那个人是——
“弗雷?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回来的?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小姐你忘了,我掉落的地方离这儿最近。”将锅中的荷包蛋铲入盘子里,弗雷敲开蛋壳,在滋滋响声中煎起第十一个蛋。(没办法人多……)
“啊……对、对HO……”爬梳一下凌乱的头发,爱娘飘入浴室,挤出牙膏开始洗漱。
就在刷牙进行到最后的工序——喝水漱口的时候,“碰”的一声门被打开撞到墙上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嘹亮的嗓音刺入耳膜:“小爱兄~跟我决斗吧!”
“咕噜”一下,漱口水连着牙膏沫被爱娘吞下去了……
“……荷·鲁·斯!!!!!”
真·逆天·丢石头神技,发动!! 
——距离开学还有四天——
逛街中,勿扰……
勿扰妹啊!
“阿努比斯!”爱娘兴奋的扑向超市旁小巷里的黑色威武大狗:“原来你在这里——”蹭啊蹭阿蹭啊蹭……
……主人,虽然我很高兴你这么想我,但是能不能再单独两人的时候才兴奋……
阿努比斯看着爱娘身后冒着黑气的人妖三人组及机械老师,默默地想。
——距离开学还有三天——
“少……小姐,在此向您献上由我为您精心挑选最完美的礼物。”该隐单膝跪地,一手放置胸前一手递上一个包装漂亮的礼物盒子。
“是什么是什么……好漂亮!谢谢你该隐!!”捧着手中精致的玻璃宫殿,爱娘兴奋的跑回房间找放置的地方。
该隐看着爱娘的背影,嘴角挑起柔和的弧度。
——距离开学还有两天——
“不要闹了!!”东方爱看着打成一团的众后宫,再次使出真·逆天·丢石头神技。
——距离开学还有一天——
“累死了……小爱,这里到底是什么奇怪的世界啊。”托尔趴到沙发上,有气无力的问。这奇怪的世界奇怪的准则弄得他心力交卒。
“呃……怎么说呢……”
——开学报名日——
“听着,不准闹事知道吗?”穿上万年不变的运动服,爱娘单手叉腰,严肃的看着面前的几个后宫:“不准使用能力,不准使用枪械、不准拔刀……反正你们安安静静的跟我走就行了,明白?”
杜尔迦、伊邪那美、赫菲、托尔、洛基、荷鲁斯几个点头。
“就职的问题就交给爸爸妈妈了。”得到双亲的点头应允,东方爱转头,看向阿瑞斯还有该隐弗雷:“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坚持去爸爸妈妈的学校当老师,但是你们也不许随便打架,知道吗?”
三个人点头答应。
“奇怪,赵公明呢?”转头四顾,没看见那骚包的红色身影。话说没有这家伙在旁边闹,还真有点不习惯。
“说什么出去找工作就走了……话说那家伙能找到什么工作啊。”该隐吐槽。
墙上的钟已经指向八点,离报名时间已没剩几分钟;屋外父母催促的声音通过窗户和风传来,东方爱最后看了一眼赵公明的房门,转身率先出了门。
反正赵公明实力强,又有手机联系,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而且他的(外表)年龄也用不着上学了……

后来某一天,在看小说的时候,东方爱忽然想到,这些家伙可是神啊,外表看着才这么点岁数,实际已经很老了吧?
他们到底几岁啊?

—·—·—·NO.7·—·—·—

珈蓝中学的报名日可谓人流滚滚源源不绝(用词不对吧!),但是当大部队路过的时候,还是安静了好一阵。
和父母兵分两路后,东方爱就一直低着头,用眼角余光扫描周围的情况,准备发生暴动的时候随时落跑。

开玩笑,这一大帮子人的样貌能引发多大的骚动她可是明白的很,随便拽一个出来都能让少女们尖叫半天,这一下还是来一大群,没有人昏倒已经算好的了。

“碰!”
……好吧当我前面那句话没说。 
终于来到初三三班的教室门口,正要进入教室,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东方爱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喂?”
“喂,小爱啊,还没进教室吧?抱歉抱歉妈妈没跟你说清楚,因为分班原因三班已经满了,二班空了些位置出来,所以你们被安排到了二班,嗯就是这样挂了。”没等东方爱开口,柒严爱先挂了电话,对着忙音的手机,爱娘呆了半宿,才带着几个人慢吞吞的挪向二班。
二班啊……哼。
东方爱踏入教室的时候教室里鼎沸的人声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看着她的眼神诡异得要命,但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向着门外招招手,然后悠然自得的走向老师所在。
刚要重新燃起的聊天热潮又被门外进来的六个人给镇下去了。
好帅~~~~~~~!!——等等那边那两个小婊砸是谁?!(指杜尔迦和伊邪那美)
这是众女心声。
卧槽马丹,这些家伙是谁啊哪里冒出来的?!——等等那两个女生好可爱?!!有戏?!(指杜尔迦和伊邪那美)
这是众男心声。
在诸多男女如狼似虎的视线中,时间静悄悄的流逝,报名的事宜逐一解决,领课本后直接回家,东方爱是最后一个领课本的,抱着课本路过一个男生身边的时候,冷不防的被抓了衣角。
东方爱回头,少年漂亮的面容映入眼帘,熟悉而又陌生,那倒映着自己影子的清澈双瞳,像过往一样好像随时都能读懂自己似的。
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皱起眉头,压下泪意,东方爱看着少年抓着自己衣角的手,命令自己冷硬的开口:“放手。”
“小爱……”少年可怜兮兮的拽着衣角,一副“死也不放手”的模样。
“放手!”腾出一只手拍开少年紧抓着不放的手,东方爱转身,快速的离开教室。身后,六人奇怪的相对一眼,飞快的跟上东方爱离去的步伐。
少年看着自己的手,挫败的咬住下唇,而教室外门口旁的两个影子,在看到刚刚的戏剧后,一同无情的翘起了嘴角。 

什么嘛……
咬着唇甩上房门,东方爱扑到床上,抓过抱枕一顿猛捶。直到打累了,才丢开抱枕,抱住床头的娃娃发呆。
做什么露出那种被抛弃的小狗表情啊……明明都是你的错,用那种可怜的目光看我干吗……
“……混蛋!”从齿缝间挤出这两个字,东方爱将脸埋入娃娃的绒毛里,眼角溢出温热的液体,被娃娃体内的棉花尽数接纳。
门外,六个人看着东方爱紧闭的房门,无声的交换眼神,默默地做下一个决定。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