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光

你好啊,这里琉光,纯粹的BG党,乙女党,咸鱼一条,请勿ky喔

【浪漫传说】某一次的反向穿越(5)

旧粮搬运(死鱼眼)


—·—·—·NO.8·—·—·—

《核平日常深水鱼雷》

第二天天气大好,弗雷敲开东方爱的房门,看着睡眼惺忪的小脸不禁微微笑了起来。
“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请洗漱吧。”
迷迷糊糊的爱娘点点头,打着呵欠向浴室进发。
浴室里已经有人站在镜子前了,看背影应该是杜尔迦,于是爱娘打了个呵欠,说了声“杜尔迦早”就伸手开始挤牙膏,然后闭着眼睛就开始刷牙。
“小爱,那是我的杯子。”耳边传来的并不是娇俏的少女嗓音,而是清澈如水的男中音;声音响起的时候爱娘正在含水漱口,结果被惊得差点将漱口水咽下去。
剧烈呛咳着将漱口水全部清出口外,背部轻柔的拍扶让胸口舒服许多,好不容易缓过来,爱娘先是瞪向手中的杯子,确定不是自己的漱口杯后,才羞窘着将视线移向身旁的人。
映入眼帘的是一头璀璨的金发,但却不像平日用爱心头绳扎起来,而是用一条白缎在后脖颈处竖住;没有化妆,金色的眼眸因而凌厉不少,整体的线条充满了少年应有的青涩及不符合实际年龄的锐利;身上再不复那可爱的抹胸和裙装,取而代之的是整洁的蓝白色校服,拉链没有拉上,露出了里面打底的黑色衬衫。
“小爱?”金发少年伸手到女孩的面前晃了晃,被女孩一爪子拍开,然后卒不及防被小爪子扯住了脸。
“痛痛痛痛痛——小爱——”
“你谁啊你谁啊你谁啊——”使劲拉扯着少年的脸部皮肤,东方爱咆哮着盯着眼前脸颊严重变形的可怜后宫。
“我是杜尔迦啊……嗷嗷嗷痛——!!”
“胡说!杜尔迦才不是长这样的!”
“我没有化妆穿裙子变声嘛——痛!!!”
闹腾了半天,东方爱总算是勉强接受了杜尔迦的男装扮相,但是当她看到另外两人的时候,又不淡定了。
“你两哪位?”东方爱面瘫着脸问。
棕色皮肤的短发帅哥妖娆的笑:“小爱爱你真会开玩笑,连你的好兄弟都不认识了?”
“小爱,伦……呃,在、在下是小伊喵……呃,我没有说喵我你听错了喔!”蓝绿色发扎马尾的少年欲盖弥彰的摆手。
别说了你这样相当此地无银三百两啊……东方爱扶额。
热热闹闹的吃完早餐,大喊着催促几人拿书包上学,却在看到弗雷和该隐拿着公事包站到面前的时候,因为不好的预感而愣住了。 
“你、你们这是……”
“阿瑞斯放弃在大学当老师原计划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而我们两个觉得与其在没有熟人的陌生环境里呆着不如陪在小姐你身边保护你比较好。”弗雷面无表情的说出稍嫌有点肉麻的话。
东方爱红了脸,僵硬的转身就走,而在她身后,众后宫都将视线纷纷聚集在了弗雷的身上,眼神相当刺人。
弗雷依然面瘫着,却挑衅一样的瞪回去。
走到半路,大概是察觉到身后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东方爱忽地扭头看向身后一干人等。但是由于某几个都是练过的,刹那间便收起了敌意回以微笑,只有几个切换不及而显得表情扭曲。
“你们在干吗呢表情好怪。”东方爱看着托尔几人纳闷的问。
“没什么~,倒是小爱爱你有什么事吗?”花羽笑眯眯的问。
“嗯……就是忽然想起几件事……”
“什么事?”
“赵公明已经好几天没回家里来了,我有点担心……还有花羽你不用上学跟过来干嘛?”
花羽悠然的笑:“矮油小爱爱赵公明那家伙实力很强的用不着担心啊而且就算他死了不也正好吗大家的欠条就不用还了~~”
众后宫点头再点头,尤其是欠钱最凶的那几个。
“至于为什么我会在上学队伍里……”花羽神秘的将手指抵在唇边:“到了学校你就知道了~~”
“哈?”


—·—·—·NO.9·—·—·—

《诸君,脸真的是个不错的东西(棒读)》


学校塞进了六个超级大帅哥还不够——虽然其中两个掀起了一片女装大佬的流言蜚语,但谣言在三分钟内就败在那完美的颜值下了——现在又来了两个妖孽老师和一个小卖部老板。一时间珈蓝中学人人自危,男生们要看好女朋友不变心,女生们要看住鼻血防止它随时蹦出来破坏形象。
其实撸主真的很想亲自跟他们说上一句:别看了这些家伙已经完全忠犬化并发誓永远侍奉自家总受了所以再怎么妄想也是没用的…… 
嗯?上文还没说的花羽的职业?刚刚不是提到了么~小·卖·部·老·板啊~~
自从花羽做了小卖部老板,学校的小卖部那生意可是“蹭蹭蹭”的往上涨,校长拿分红拿得嘴都快笑咧,小爱在学校里的生活却越来越艰难……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不去管花羽成为小卖部老板的后果,也不管两个老师引起的轰动,现在就先把镜头移向几位学生党的帅哥吧。
这世界不愧是看脸行事的,一下课,几个后宫周围立马围了一群女生。那人墙,啧啧,严丝合缝没有一点空隙比道道尔的结界还具有防御力,让人进不去也出不来,让几个人大叹道道尔族的结界之落后。
“滚开你们这群死人妖!”托尔怒得差点漏电。
“哎呀托尔同学别害羞嘛~”一女生——好吧女色狼伸爪子想摸摸托尔那因为生气而通红的脸,被托尔一挥手毫不留情的拍开。
“可恶!这样根本无法去行动……”荷鲁斯低咒。
行动?没错,这几个人是有点计划要完成。
昨天小爱因为那男生飞奔回家将自己关房里的举动让几个后宫心里相当不舒坦,又不想勉强小爱,只好自己想办法调查那个男生。
可是依照现在的情况,加上小爱的“不能动手”限制,想突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更何谈去调查呢?
几个后宫烦躁得真想干脆往自己脸上划一刀毁容算了。
就这样上课又下课,下课复上课,放学铃声的响起救了他们一命,却也同样了宣告他们的计划失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各自坐在客厅某一处的几个学生党——除了赫菲,他不知道在捣鼓什么——皱着眉沉思。
“……赫菲和洛基就算了,但你们这些深海中的原核生物也皱眉还真是稀奇。”从房间里出来倒水的该隐看着面前难得的场景,忍不住吐槽。
这个吐槽托尔居然听懂了,于是青筋立马跳上额角,跳起来想动手,却被“瞬移”到他身后的赫菲按了回去。
“与其争吵不如联合,懂?你这脑仁只有松子大的蠢货。”赫菲的嗓音清冷犹如冷水,虽然一样在骂人,但却将托尔的怒火浇掉了一半。
赫菲这家伙说得没错,闹内讧根本不是明智的选择,还不如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
这么想着,托尔冷静了下来,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
不知不觉间,这只野猴子也长大了。
“其实我已经查到大致资料了,”移回餐桌边继续捣鼓他手中东西的赫菲忽然抛下这枚震撼弹,于是明白前因后果的几个立马移动到他身后挤成了一堆,但是实在是太挤而该隐又没什么耐心,所以伊邪那美这可怜的家伙被推了出来进行解释。
“黎灰,男,现年15,出生于……”“行了老子没兴趣理解一个男的身份,直接说重点就好了。”荷鲁斯不耐烦的打断赫菲清冷嗓音的机械汇报。
“据度娘贴吧‘珈蓝中学’的陈年帖子里汇聚出来的信息,那男的曾和小东交往过一段时间,但最后因为种种原因而在短时间内告吹。”赫菲冷冷的嗓音忽然又冷了几个度数。
“而那些帖子都在说小东的坏话,什么难听说什么,无所不用极其的抹黑,但是那些发帖人的IP地址大多都是同样的两个地址。另外几个混乱的IP,虽然追踪到了网吧,但是那些网吧离那两个IP地址的地点相当近。”
很显然,有人在故意抹黑东方爱。
“虽然这件事的黑幕伤了小东,不过我依然想感谢感谢搞出黑幕的那两个人。”赫菲冷笑。
真该感谢那两人,搅黄了这桩恋情,不然小东不会成为他们的。
“……能通过IP地址查出什么信息吗?”静默半响,洛基先了开口,声音有些嘶哑,却依然沉静如水。
可是谁又知道平静的水面下,隐藏着什么危险呢?
“刚刚黑了学校的资料库,现在正在找相应的地址。”赫菲回答,十指在键盘上犹如跳舞般游走,速度快得有点看不真切。
这时伊邪那美总算完成了解释的任务,奔厨房去找水喝,而该隐则眯着眼,摸着下巴思考着什么。
“找到了。”几分钟后,赫菲停下了手指的舞蹈:“蓝依,女,现年15,珈蓝中学所在班级初三三班;徐慈芯,女,现年15,珈蓝中学所在班级初三三班。” 
“这两个家伙就是幕后?”杜尔迦蹙眉问。
“老子明天就去……”“这里是小爱的世界,没有库伯勒族。”赫菲冷冷的截断荷鲁斯的话:“不想落实个欺负女生的罪名让小东鄙视你的话,就别瞎搞胡闹惹出烂摊子。”
荷鲁斯立马噤声。
“全都滚回房间写作业,在道道尔随你们欠,是因为你们笨,但是在这儿欠的话,你们就不是笨而是蠢得无可救药了。”赫菲抱着自己的多功能电脑起身回房:“我先查一下这两人的资料,明天再商量对策。”
既然赫菲老师都这么说了……众人面面相觑,然后都乖乖的滚回房间写作业;而该隐去厨房接完水,就摸着下巴上楼写教案去了。


—·—·—·—

这是什么垃圾文笔(死鱼眼躺尸)

今天就搬运到这吧(喝茶)

评论(2)

热度(3)